• 夏天的风

    2016年06月02日

    大大的世界要率真地感受
    会痛的伤口要,轻轻地揉
    别忘了,要温柔
    别忘了要快乐

  • 乌云

    2016年05月13日

    5月份的乌云和雨总是揉捏在一起纠缠不清,忽冷忽热,忽明忽暗,忽晴忽雨。整个城市就像捉摸不定的乌云一般,玄妙而充满情调。有的时候会偶尔怀念北京的雾霾天,虽然脏但却稳定。自从来到上海,似乎再从未体会到需要带着口罩外出的无奈。

    整个气候的反常对于冷暖不自知的人而言只是碎碎念的唠叨几句,仅此而已。

    最近常做梦,各种分崩离析和支离破碎,就像漫布在天空的乌云,拼凑成某种画面后又瞬间散乱而去。内心有想法,有念想,有草稿,只是未曾落实和呈现。所以并不坦荡安稳与夯实。

    慢慢融入这个城市和这里的人,试着排挤掉自己先入为主的判断标准,会发现其实很多不同和不习惯都是生活的一种。有的人背井离乡,有的人远走他乡,有的人远走高飞,有的人故步自封。我读到书里的一句话:话说回来,人生百年,完全不输不赢的坐等老死,也太乏味了。我来了,我走了,人世间还能留下几行脚印,才算没白来一趟。

    感同身受,并觉得所有安排自有天意。

    乌云有雨,我有伞。

     

  • 相看两不厌

    2016年04月26日

    这个城市的这个季节多雨,淅淅沥沥的飘落在白天的阴郁中,抑或噼里啪啦的急坠在午夜的安静里。天空有飘散的云和漏过缝隙瞥见的蓝,阴柔而动情。城市区域尽是高耸的楼和穿梭的高架桥,人们匆忙而过,就如同怎么也分不清辨不白的地下铁,交叉却并不交集,有序但冷漠。我时常会想,安妮宝贝的某些作品里的那些画面只可能发生在这个城市里,恰到好处。比如那些潮湿的嗅觉,迷离的双眸,以及某条小路一偶的咖啡店,或是高档写字楼里走出的摩登女郎。于我而言,这个城市依旧像个巨大的陌生的窟窿一样深不见底。而我坐在一边逛荡着双脚浅尝辄止。

    会想念另一个城,干燥多霾,经久不雨,春季刮风。宽敞的街道延伸在更宽阔的视野中,人们无序而拥挤的产生了某种热度和温存。早起后嗓子干燥生硬的味道就如同春天的风吹进鼻腔的气息,生涩而直接。那天被问起那里的人是不是经常吃烤鸭的时候,我喉咙咽了口唾液,虽然眼前价格不菲的西餐极为精致而体面。

    若不说怀念自然是自欺欺人的假象。敲字的当下,耳边的刘若英正好唱到:若真要细数走过那些年,总归还是眷恋,无法事过境迁。

    她的这张专辑第一次听是在发行的当天,青岛的崂山区某个高层写字楼里。我当时说真难听,可现在却觉得怎么听都不厌。慢慢会发现,人成熟了自然会少了太多锐气和戾气。哪儿来的那么多带着棱角的情愫?突然想去趟青岛,我常对别人说,如果让我选择一个国内城市旅游闲住,那青岛一定是不二之选。哪怕前前后后去了好多次,依旧觉得那里是会让自己心安的地方。原因很多,无法细数。

    我收敛了好多锋芒,也规避了好多急躁,在一切都新鲜而不熟悉的这里,我体会到了以前我常常无法体会到的异乡客的某种情愫。小心翼翼,察言观色,误打误撞,会特别习惯的在进地铁时像个异类的放包安检,有时候习惯并不是一个好改变的东西。

    改变注定是这一年我甩不掉的跟屁虫,所以适应自然要成为我不能丢的护身符。适应改变,怎么也不可能毫发无伤。平息倔强,怎么也不可能云淡风轻。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要努力的坚持下去,不期待拨云见日,也不奢望海阔天空,只期望就如同一座岛屿旁边的另一座岛屿,互望不离。

    30后的心愿其实只有一个,不管周遭如何变换,也不管身在何方何处,勿忘初心,就这么简单。希望在十年后,再回望现在的自己,可以相看两不厌。

  • 30岁@曼谷

    2016年04月12日

    从来没想过自己三十岁的第一秒钟是在高空的机舱里跨越着千山万水的平静,窗外一片漆黑,人们熟睡,飞机颠荡起伏。我不爱过生日,从来都不觉得这是一个需要庆祝或纪念的日子。反而我觉得这一天应该给妈妈一个吻或是一个拥抱。

    依旧有上心的朋友在凌晨发来祝福,这让连妈妈生日都忘记的我自愧不如。有时候惦记不一定发自内心,或许只是一个时间提醒而已,可重要的是付诸实施。

    也从来没想过自己30岁的开始是在从未到过的曼谷。这里夹杂着潮湿、闷热、紊乱、丰富、充沛、多彩、和惬意。有好多人说曼谷是天堂,有地狱的天堂,堕落和兴奋共存。而我不认为这里是放纵和享受的温床,如果仅此定位这个城,我觉得是用一种既定狭隘并毫无主见的说辞在形容一个你远远未全接触的世界。

    大多数庸俗不堪的人想到曼谷,无非是三个词眼,人妖、马杀鸡和夜店。而我觉得一个作为亚洲最佳旅游地点的城市如若只有仅此,或许太过悲哀。三四天的时间或许还远不足矣去深入了解这个热带城市。曼谷不同于新加坡和吉隆坡,曼谷没有新加坡的高度发达和文明化,也没有吉隆坡相对安静和淡然的轻松感,曼谷就像一份五味杂陈的海鲜咖喱泰式饭,每咽一口都有不同的味蕾被刺激。

    佛像、美食、夜市、外国人路边摊、咖啡店、芒果饭,是我对曼谷印象里缩微的几个词。这是一个有精神内涵的城市,一个有饮食特色的城市,一个市井颓败和现代包容结合的城市,一个亚洲和西方交融互汇的城市。就以上几点而言,是中国无论哪个城市都无法相比的。

    我对曼谷的态度保持中和,因为我既不喜欢香茅草也不喜欢去夜店,可对于这个城市的不缓不慢的节奏和市井与发达的矛盾感却是我喜欢的理由。或许曼谷是一个需要心无旁骛舍得花上好几天度假的城市,不要暴走,只需享受。

    我一直说旅行的意义在于发现更多不一样的人和景,进而产生不一样的想法和情愫,从而内化不一样的世界观和价值观。这个过程无所谓旅游目的地的好与坏,无论哪里,都有与生活既定模式不一样的种种,你遇到它或它们,然后试着去接触了解它们,于是你也就越来越丰富多彩。

    希望30岁以后的人生都像是在旅行,不是漂泊不定,而是感受世界和人生。我特别喜欢Sofitel So这个酒店在我生日当天送来惊喜小cake时的那张祝福卡里写的那句话:We wish you a so fantastic year that fills with joy, adventures, love and prosperity.

    送给30岁的自己,愿你有一个充满欢乐、奇遇、爱和充实的未来。

     

  • 山丘

    2016年03月16日

          那天在南京东路地铁站里看到一个穿着讲究的男人将一个苹果放在了一个衣衫不屡的乞丐身边后悄悄离开。晚高峰的人流冲蚀了可以定格几秒钟的画面,稍纵即逝,人流汹涌。我时常会记起这不经意的一瞥。在这个偌大的、快速的、迷失的城市里,其实静止的画面反而更生动。

          我开始以不带任何先入为主的情感观看这个城市,人,马路,建筑,以及可以捕捉的任何一个细小的部分。陌生感占据主导,猎奇性辅佐,所以小心翼翼却又急切寻见。如同认识一个新的朋友,循序渐进,每一眼每一言都是浅尝辄止的试探和分解。

          还是没有在这个城市见到阴郁的雨,仅仅是那夜去“全家”买宵夜的时候有几滴淅沥的水珠划过耳边。“全家”是我对这个城市初见的好印象。就如同台北的7-11,不是落脚的地方却能避雨遮阳。

          这不同于每次出差和旅游到一个城市后的心情。这里让我觉得陌生却不生疏,就如同这里错综复杂的地铁线路,我会做错站但我知道我终究会达到目的地,只是绕个远而已。

          在1000多公里的飞行途中我听着李宗盛的《山丘》一遍又一遍。终于,似乎,听懂了这首歌。

    因为不安而频频回首 
    无知地索求 羞耻于求救 
    不知疲倦地翻越 每一个山丘 

    给自己随便找个理由 
    向情爱的挑逗 命运的左右 
    不自量力地还手 直至死方休 

    为何记不得上一次是谁给的拥抱 
    在什么时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