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oodbye Lullaby

    2011年06月24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onathan1986-logs/139876438.html

          在各种笑料此起彼伏的一涌而出后,坐在外场看大屏幕直播毕业典礼的我们认为这十足是一场让人啼笑的闹剧。不严肃,不正经,不庄重,不肃穆,不端正,不正规,但是很活泼很自然。由于场地局限而不得已坐在场外的我们开始自由活动般的夹杂在家长的人群中有说有笑全然不顾及这是多么神圣的毕业典礼。孔美丽特别气愤的对我说,学校真是缺乏高瞻远瞩的眼光,我们这群注定要当国家干部的人怎么能安排在会场外呢?

          从一开始进场我就觉得自己过于不够重视这场在很多人看来一生都有幸的典礼仪式,所以西服格里衬衫领带的范儿比比皆是,拉家带口的老爸老妈都精神矍铄前来参加。我心里只觉得这是一个过场,一个仪式罢了,没必要这么兴师动众。经过我扪心自问寻求原因后我总结了我之所以会如此不动容的重要原因,这个研究生两年过于轻松所以没有什么觉得值得纪念的刻骨铭心。

          最后走进主会场授予学位仪式的时候,我恰巧站在了所有领导的最中央,也就是最大的领导苏校长颁发证书并给我拨帽穗。苏校长特别热情的对我说恭喜恭喜,我勉强微笑怎么连句话都没蹦出来就转身照相了。对于缺乏激情的我来说其实一切真的没有什么激动和兴奋的。

          午饭在川渝坊吃了一顿让人觉得特别无奈并且有些讽刺意味的散伙饭。没有伤感,没有怀念,没有不舍,没有酒,没有烟,更别提眼泪。11个人像极了为了散伙而散伙的非同伙,不像是同学,也不像是朋友,或者更像是并非心甘情愿坐在一起吃一顿饭的人。其实也没有内在冲突和矛盾纠葛,只不过彼此似乎都有一道墙,你进不来,我也不想出去。扒着墙张望的人都是没大脑滔滔不绝的好事儿之人,噼里啪啦说了些那么多的废话,其实都是浮云。所谓的散伙饭其实也就是美其名曰罢了。我想起本科的时候最后的散伙饭吃的那叫一个惊天动地,醉的,倒的,疯的,吐的,晕的,傻的,二的,哭的,嚷的,骂的,吵的……然后晚上直接转战KTV唱了整整一通宵,我记得我当时特别媚俗的唱了罗志祥的《精武门》然后所有女生都跟磕了药一样的在包厢里扭腰晃臀甩臂摇头,High到不能自已。想着想着就觉得这一顿散伙饭吃的真叫一个憋屈,提前离席的,心中有事的,心不在焉的,心怀旁骛的。我一直处于吃于听的状态中,并时不时伴随假笑迎合气氛。后来我慢慢觉得其实这也不是什么散伙饭,毕竟都没结伙呢,哪来的散伙。

          下午来来去去从学校到家里至少不下5、6回,幸亏了我那辆看着不起眼却咯吱咯吱倍儿能骑的二手小破车。让我在更短的时间内能够更有效的穿梭来去。宿舍的东西都打包拿回家,然后找楼管检查完后交了钥匙就正式走人离开宿舍。我一直质疑我为什么一点怀念和不舍都没有,一点眷恋和不忘都没有。我对自己的无情感到特别的诧异和不解。毕竟这里凝刻了我将近两年的青春岁月,可是回过头来梳理时光,健忘症发作后似乎什么都没有什么,似乎什么都不是什么。唯一记住的就是我在无数次的夜晚打电话发牢骚的抱怨和无数次的告诫自己宽容大量的处理看不惯的低素质。所以这么说来,没有好印象的记忆终究不会被记起,对于我,尤其明显。

          尽管如此的让人觉得不完满,但在我内心依旧像个孩子一样的充满了快感。不是因为离开或者伤别,也不是因为她们或者他们,仅仅就是因为我终于毕业了,对于我而言,这是一个结束也是一个新的开始。每当一个过程走完,需要转换轨道走另一条路的时候,我都会觉得充满新鲜和刺激感。这与他人它物都无关联,只是存于我心的自我感悟萌发出的自我情怀。所以耳机里反反复复发的听了不知多少遍的单曲循环Avril Lavigne的《Smile》,骑着小单车特别快速的穿梭在学校里和小区间,我恨不得飞起来,然后兴奋激动但依旧微笑的对生活说,Goodbye Lullaby……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photos in my phone 2008年06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