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活教给我们的那些大道理

    2011年07月19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onathan1986-logs/148964942.html

        工作了半个月的时光其实也没有太多跌宕起伏的适与不适。如果就这种相安无事的状态来说的确也契合了之前的某些目标,达到了一个两种生活节奏的完美过渡。没有忽上忽下的转接,而是平稳安定的着陆。所以别问我有什么感受,我只能说这不是一部有看点的连续剧。

        当然毫无看点并非意味着毫无意义,这跟每个人的眼光角度息息相关。我一直觉得不管剧情多么冗长和矫情,只要演员演的投入和尽兴,那终究是一部好剧集。

        每早的闹铃大多成了摆设,我习以为常的抢在闹铃声发出前睁开眼的毛病依旧延续。习惯了有条不紊的出门前工作便也饶有效率。倘若不想走不想骑车的话就坐一辆蹦蹦,不到两分钟就到了地铁站。6点半的地铁车厢还尚未出现人挤人的惨状。一号线四号线,偶尔转到二号倒四号,慢慢熟悉的路程闭着眼都能顺藤摸瓜。早饭吃食堂的大包子豆腐脑或者换换口味吃路边的大煎饼喝袋奶。八点前准时坐到办公桌前打开电脑和空调冲杯茶水读读报。任务并非繁重,琐屑也多简便,磨合适应期其实也并不一定就要忙的晕头转向才能证明自己的存在意义,我越来越明白这个理儿。所以一个单位和公司的文化需要每一个职工和员工融合,无所谓好坏,只存在异同。

        如果你不能改变现状那就努力去适应当下。我经常对周围很多充满抱怨的朋友这么说。对于我,也适用这句话来教育和鞭策。尽管刻意的说不满和抱怨有些强说愁,毕竟也没有太多值得不满足的地方,但是也绝对不存在十全十美的工作和生活。所以那些百无聊赖后的小情绪和小烦躁多多少少会时不时的抬头问好。于是我慢慢学会和自己谈话交流宽慰和指导。辩证法的观点是一个很有用的科学方法,可使用多了总会左右徘徊的认为其实什么事情也都那么回事罢了。这更让人倾向于安于现状或者坐享其成,然后再次陷入一种捉摸不定的庸人自扰中。其实一切也没什么,一切也都有什么。说不清,不想说,索性不要想。

        人活得太明白或者太认真都是一种自我折磨,而稀里糊涂的过日子其实是对自我的救赎和宽饶。欲求这玩意儿总是填补不满的无底洞,就好比在五环边上有了房子后便开始琢磨什么时候能在四环买套房子,亦如此类的不知足。在一个充满欲望的城市里人的欲求总是永无止境。而欲求这玩意总会让人活的不快乐,而快乐的本质往往会在追求的同时消失贻尽。所以追求这词儿过了就贬义了。

        追去的太多往往失去的也就越多。

        在工体场看非常完美演唱会的时候,看到燕姿出来我就哭了,特别动情的就流眼泪了,不是刻意做作也不是故意矫情,就是某种感情突然就爆发出来了。扯着嗓子手舞足蹈的唱到最后,天空下起大雨,也经历了人生第一次彻底淋透的尴尬经历。浑身上下全是雨水,鞋成了进水的船,衣服成了浸水的布。可是我反而没有烦躁不安和情绪低落,这是我愿意看到的一种成熟表现,还是那个道理,如果你不能改变现状那就努力去适应当下。所以艰难回家后我便也觉得是种难得的生活经历,这辈子都记得那一晚上是怎样的刻骨铭心。

        有的时候回家的路上遇到一趟没空调电扇还坏掉的地铁时,我就特别心甘如饴的享受着免费的高温桑拿,汗水汇流成河,空气全是潮闷,人挤人的热度加上本来就没有降温手段的车厢更让人百般难耐。如果换成以前我一定各种不爽的发脾气生闷气,可是现在我越来越会宽慰和坦然。生活的意义就在于教会人们去忍受一些事情或者接受一些事实。

        和处长去买了飞长春的机票。周五下午六点半离开北京前往我从来没去过的东北,虽然这个地区我心存成见,但还是多少有些期待。周三晚上去郊区培训,周四下午才回城区,周五见中心领导后就直奔机场。这周的日子还算是饱满充实。

        敲打键盘的时候处长说今天的雨怎么也下不起来了,我望着窗外的西苑饭店大高楼,雾蒙蒙的一片。突然很想去动物园散散步。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归属感 2006年07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