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今

    2011年10月13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onathan1986-logs/165858131.html

          在大巴持续出现系统问题时我再一次觉得网络这种虚拟的空间是不适合保留笔记和日志的,就好比之前的Space一样,可是写了这么多年便也成了一种习以为常的惯性,快速的记录心情并隔三差五给自己阅读的同时当然不可否认的是有一些我永远不知道但会定时来浏览的那些陌生的朋友,分享是一种闭塞之余的快乐感。记得之前有个素未谋面的人给我发来邮件说谢谢我,因为我记录的那段考研的艰难岁月给了Ta无数的动力和坚定,每当想放弃时看看我曾经的痛苦便也觉得雨后一定有彩虹。这是我的荣幸。正外部效应。

          距离上次记录有半个月的时间,变换了两个城市,休了冗长的假期,步调突然就放缓了许多。延长的假期让这个十月变得多少有些与众不同,虽然我依旧无福消受这样在别人看来过于难得的悠闲时光。没有出行计划,没有出门安排。在家的长假期间依旧如同自己一个人在北京一样,睡到自然醒然后吃午饭睡午觉上网闲置听歌喝茶。习惯了某种模式倘若不到最后的烦腻我是不会尝试改变。乐在其中自有静好。回到家里似乎就像是回到了一片无风无浪的避风港,心静止水是最大的恩惠和所得。欲求变得急速萎缩,冲动也多少偃旗息鼓,我安静的读了本书,听了很多专辑,然后似乎又回到了学生时期放假的那种感受。似曾相识,物是人非。

          拖沓的回程在长时间的懒散后依旧显得不紧不慢,惰性其实是每一个人的天性使然,并不因为成长和成熟而消失不见。和妈妈一起启程回京还是第一次,妈妈的伴随让我觉得自己早已不是那个只会让人担心让人不安的小孩子了,反而是照顾妈妈的时候了。妈妈并不适应北京的快节奏和纷乱的人群嘈杂,在家里的小城市过惯了再置身这样大都市难免心有余悸体力不足。我妈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儿子妈妈真心疼你一个人在这里这么辛苦的来来回回,咱们不如回家算了。其实我明白妈妈话中自有玩笑的意味和反嘲的意图,但是我同样也在时常问自己,如果我不在这个城市会怎样,或者这个城市的生活和我当初梦寐以求的那些期望都一致嘛?

          值班的第一天便收到处长从英国寄来的明信片,上面有北爱尔兰的绮丽风光和伊利莎白的邮戳头像。整整一天的时间,处长都在对我讲解关于这次英国之旅的种种见闻。我只是突然很想也去国外看一看,看看那些不一样的风土人情,增长一些不一样的亲身经历。我越来越觉得一个人的丰满与否并不只是简单的知识累积和学习累加,更多的是来自于一种视野的开阔和经历的深厚。一个经常出差的人一定比一个总是坐在实验室里观察显微镜的人更有韵味,虽然不能绝对而言,可是至少这个理儿是对的。

          所以我总说,再缺乏欲望的人也一定有某段时间想要达成的目标和方向。这和奢望并不关联。就好比我总是看着三环的房子想如果我的房子也能变成三环以里的那该有多好,可是一年前的时候自己连一个五环的房子都无法想象。又好比我总是憧憬自己如果能到经常去的国管局工作那该有多好,可是半年前的自己连目前工作的凤毛麟角都未曾企及。并不是好高骛远,而是站在这山头总会望着那山高,这没什么不好,人嘛,趁着年轻总是要往高处走,否则活着便也是去了最本质的意义所在。

          所以倘若两年后的自己在看到如今的这篇日志会不会又有了新的想法。如果两年后的某天真的实现了目前的愿望,那么接下来的憧憬又将会是怎样?我期待两年后的某一天,自己也能亲手写一封遥远国度的明信片。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十月台北,小步舞曲 2015年10月13日
    milk-and-water 2010年10月13日
    少了点什么 2009年10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