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冬夜渐暖

    2011年11月01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onathan1986-logs/170629774.html

          工作日每天晨曦初现的时候Adele的《Daydreamer》都会定时的开始响起,我从未让Adele唱到第二句便关掉闹钟利落起床,不管多么迷恋温暖的被窝和舒服的大床,也无论一整晚睡的多么浅短和流离。刷牙洗漱穿衣出门变成了既定的模式,偶尔会因为穿那身衣服而模棱两可的磨蹭时间。下电梯,出小区,懒得走路就坐上蹦蹦车省时又省力。开蹦蹦车的“小蓝”每天会在路口张望看着我然后迅速开车到小区门口迎接,他一定怀揣着一个赛车梦。这也给一大早的钝性提了个醒神儿。

          有时候我挺佩服自己的一点是工作了四个月从未出现赖床不起导致的迟到情况。我也很不解为什么有的人按掉闹钟继续入睡反反复复直到迫在眉睫才不情愿的起来,这让我觉得是种极为不负责任的表现,如果连自己都可以敷衍了事的自欺欺人,那又如何取得别人的信任。地铁车厢里漫长的路程容得下一张专辑和一张EP的时间,这四个月以来我也从未因为路途遥远而对上班产生厌倦和困顿感,每天都会精挑细选一张专辑在嘈杂的人群中将自己隔离,然后一趟来回,花掉将近三个小时的时间从朝阳到海淀再返回。我一直觉得我怀揣了一颗满足并感恩的心,所以才会对现有的一切产生珍惜和享受。哪怕在别人看来是件多么痛苦的事情。那天在地铁车厢里听到两个人的对话,一个人问另一个人,你每天坐这么老远的地铁上下班不觉得厌烦吗?另一个人回答,这才让我有生活在这个城市的感觉。

          生活在这个城市的感觉是什么。这个问题因人而异各不相同。有厌倦,有喜爱,有无动于衷也有心口不一。我开始少了很多当初的那种激动和向往,也少了那些曾经的盲目和执着。所谓的梦想,大大小小多多少少的都一一照进了现实,甚至比起预期要更加完满和顺利。我回想起刚读研究生时的自己,再想到半年前毕业的自己,再看看如今的自己,然后我真的不敢想象半年或者两年后的自己会怎样。就好比这个城市,变换的年代,你无法预料未来,也不曾想象以后。

          十月末和十一月初的交接让阴霾的天空覆盖了入冬前的沉闷。大片的阴郁给整个天空遮掩了一层厚重的积雨云。寒意夹杂着阴冷产生了一种疏离和寂寥的意境。其实四季明显的城市虽然让人在变化莫测的天气中疲于应付,但却也别有一番情趣在其中。这个时节让人变得不再那么浮躁和骚动也让人变得不再那么盲目和钝固,时不时打起的冷颤刺激着每个精神细胞的运动。缓慢却有序,静止但不凝固。其实我更喜欢北京的秋冬,温暖往往是在这时候才会不断涌现的幸福感。

          日子平稳顺畅,没有起起伏伏,岁月静好。这应和了毕业时导师对我说的那些希冀和她所想像我理想的生活状态:不会像中产阶级一样为工作操劳,更多是种小资产阶级的享受,并怀揣知识分子的热情关注社会经济的生活动态,每天工作不累人,有足够的业余时间听个音乐喝杯咖啡写篇博客发段感慨,然后日子虽似静水却总有涟漪。其实我并不苟同这样的状态就一定是我最为理想的生活,但我知道就目前为止,这样的状态是我求之不得的最好方式。有足够的时间沉淀自己,让自己更清楚地去看一些所谓的大道理和小生活,然后在足够的时间内思考一些不慌不急的大事情。这个毕业后的温柔过度足够为今后的自己打下夯实的基础。

          我承认乐观是我一直宽慰自己的最大力量。

          11去趟甘肃,体验所谓的基层艰苦生活,或许也会是在岁月静好的无风无浪中激起的让人惊喜的涟漪。离开北京,在荒漠和戈壁的路途中或许别有一番风趣。其实重要的是经历,而非景色。毕竟物是人非后那些隐藏在内心化为历练的东西才是最珍贵的纪念。就好像燕姿唱的:当冬夜渐暖,当青春也都烟消云散,当美丽的故事都有遗憾,那只是习惯把爱当作喜欢,重要的是,我们如何爱过那一段。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保质期 2010年11月01日
    anniversary 2009年11月01日
    Everyday Is A Rockable Day 2008年11月0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