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最亲爱的

    2012年01月14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onathan1986-logs/187441465.html

          走出单位的大门到地铁已经是晚上十点多,周五晚的夜班地下铁依旧人满为患的拥挤不堪。我和还未卸妆的娜娜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连续不断的打着哈气坚持着各自回家的路程。喧嚣热闹的晚宴让情绪和精神被迫升到了极点,然后安静散场后的此刻,一切的倦怠和困顿像是洪水猛兽一般的席卷而来。一个外地来的打工仔正在我和娜娜身边夸夸其谈的取悦一个有着高原红脸蛋儿的质朴农村妹。娜娜和我相觑而笑后默契的互相摇头。换乘的时候我提前下车,夹杂在拥挤的人群中缓慢前行,我用尽全身仅有的那点力量亢奋着自己麻木的神经。

          时间是十三号的一大早。在食堂和栋栋一起匆匆吃完早点回到办公室还未坐稳就被叫去拿主持人的礼服。出了单位的大门就接到博博火急火燎的电话问询晚宴游戏节目的道具准备。顺利拿到我的礼服后便又急忙赶回办公室找博博一起商议游戏的细节设计。在藜藜热忱的耐心帮助中,好在我晚宴的任务一切都顺利结束。去理发店看主持人头发造型的间隙,我接到楠楠的电话催促说一齐到大礼堂提前走一遍小品的场。于是我们一群人兵分两路,一路人到晚宴会场布置设计,一路人先行到达礼堂摸点适应。到了后台的化妆间已经是将近11点的光景。

          化妆的张姐打电话说两个非常难弄的女主持正在办公室里让人格外着急的上妆导致缺乏足够的时间照顾别人。这时藜藜和楠楠从各自的手包里拿出了一应俱全的化妆用品开始充当化妆师的角色。博博和娜娜也及时到后台帮忙打理。十个年轻人在演出前的短暂片刻用让人捧腹的逗趣和互帮互助的精神顺利的填补了人手不够的危机。在藜藜和娜娜用心给我上妆的时候,栋栋跑进来对我说出席的领导和嘉宾临时有变,所以要添增和删改一些主持词并且某些节目的桥段也要稍加改动以便拖长时间给幕后的人员布置场地。我内心默默的骂了句脏话后听到打扮的像极了夜店妹的春哥特别没把握的来了一句:“我之前的主持词都没背过呢,这怎么还加词儿啊?”藜藜给我上唇彩的时候,我特别大声的冲着春哥说了一句,新加的词儿全部由我来说,你在一边儿打圆场的哼哼哈兮的配合就好。如果不是看在这么多人的面子上,我估计早就发飙的骂脏话了。

          倒计时开场前,整个后台像乱了锅的蚂蚱们箭在弦上。第一次站在这么大的舞台上面对这么多的观众我承认开场白的那一刻我整个人都在浑身发抖的紧张十分。后台备场的时候我对杨姐和娜娜偷偷的说,刚才我西裤的文明扣竟然没有拉上。娜娜特意带来了据说是某款奢侈的香水喷在我耳边镇定和凝神。再次出场的时候便也真的少了最初的紧张和不知所措。一切都渐入佳境的按部就班。尽管落词儿忘词儿抢词儿的小差错依旧出现,可是整体良好,未出现大的疏漏。

          小品之前的报幕是我和小瑜,报幕之后我需要立刻换服装从后台的一端跑到另一端准备马上出场表演。在表演完后我需要更迅速的换装成功和小瑜再次搭档上台报幕。当我在后台奔跑的时候听到场下笑声一片时便也就踏了心安了神。等到自己出场后一波又一波的笑声也让原本就紧张的心放了松。在表演的时候,我瞥见李姐在台下一边笑一边和我对视的不停点头后,我便觉得那一刻,整个会场都是我一个人的天下了。

          谢幕的时候我打了小差分了小神,导致出现了连贯的疏漏。这让我觉得很是对不起其他三位不知所措的主持人。好在无伤大雅,也算是美中不足的小插曲。节目结束,散场后的后台像炸了锅的热油热闹非凡。我们一群年轻人霸占了整个化妆间开始各种犯二的自拍合照。为了赶紧赶下场的晚宴,藜藜带着我和栋栋急忙的去卸妆。因为两个大红脸带和浓厚的眼线的确不像是吃饭的范儿。走出会场的时候我碰到李大姐,她张开双臂和我相拥,除了夸赞之外理竭词穷。不同的同事都纷纷赞扬,这才让我如释重负的卸下了自以为不完美的担子。

          晚宴五点准时进行,7个大桌子70来个人将整个宴会厅填的满满当当。我们几个年轻人被安排在一桌都尽显疲态。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样疲惫过。记得上一次出现这种状况的时候是考研完的那天晚上。就好比一根绷紧了的弦突然放松后的那种不适。吃了不多久就开始轮番的敬酒,我跟着处长整整打了一个满圈,从领导一直敬到各处室的工作人员。引以为荣的是,大家都对我夸赞有加,这不但让我倍感荣幸,也让处长脸上有光。尤其是某个大主任,悄悄地对我说,你表现的非常好,得到了所有人的一致认同时。我觉得我最重要的任务终于完成了。

          晚宴在人们酒后热络中不断升温,游戏环节让所有平日正襟危坐的人都焕发了青春般的又欢呼又雀跃。喝到最后开始了K歌比赛,从大主任开始到我们新来的年轻人,无一幸免的都上台高歌。我们几个年轻人在一旁笑得人仰马翻,那一刻似乎所有的疲惫都烟消云散的不见了。我们几个人一起合唱《朋友》的时候我声嘶力竭的让嗓子破了音。超乎想象的热闹非凡,超乎计划的完美收场……

          回家路上,我拖着疲惫的身躯耳边一遍遍的反复着阿妹的《我最亲爱的》,我脑海中浮现了那场演唱会上和阿妹一起大合唱这首歌时用尽全身力量站在雨中的痴狂和投入。冲完澡热袋奶,躺倒床上已经是凌晨时分,全身无力的酸痛,脑袋因为紧张亢奋加上酒水作祟而晕眩。

          这一觉,整整睡了一天的时光。

          我很想对自己说,亲爱的,我没让你失望。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一路向前 2015年01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