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黑叉

    2017年02月27日

    去灵隐烧烧香的想法萌生于这一段并不顺遂的状态使然。停滞不前以及身心俱疲是这些日子贯穿始终的生活主题。知道状态不好是会波及周遭并延续涟漪的坏事情,可很多时候陷入某种沼泽的挣扎显得力不从心,有时候也怀疑自己是不是过于宿命论或者悲观主义,其实也明白很多理儿,可就是破不了某些情绪的作祟。

    四年前去灵隐短暂停留的记忆已残存不多,这四年的物是人非颠沛流离也一晃而过的不漏声息。有时感叹为什么时间会流失的如此之快以至于蓦然回首没有人在灯火阑珊之处勾起某些回忆的挽歌,太多时候并不想记起什么抑或只想忘却什么。

    杭州和成都之于我的感受都与外界和很多人的感受并不搭调,比如有人说成都是个来了就不想走的城市,而去了好几次都觉得不想留。杭州被说成天堂的灵秀气质在我眼里已经被大量蝗虫般的外地无素质游人打扰的毫无美感。如果杭州城减少一半的游客,那这个城市应该会是特别有味道让人想长居的地方,成都也亦然。

    其实每次去寺庙都并不是为了求什么或者讨什么,就是为了让心变得安静和平和,或许很多时候心一旦平静了,很多事情自然就水到渠成了。有时候信仰和信念是两个截然不同但都起作用的状态,我没有信仰但有充足的信念,这不冲突也不矛盾。所以在寺庙烧香或者双手合十的时候用的并不是某种信仰,而是幻化成信念的某种心理作用。所以很多时候我在佛面前安安静静的站着会忍不住流泪,说不出为什么,只是觉得那份安宁让人感动和沉醉。

    闹闹女巫店连续两周给了白羊座小黑叉,有时候迷信这玩意挺有意思,甭管是不是因势而为还是暗示作用,反正这两周就是状态怎么都不对的拧巴纠结。之前熬夜的疲惫隔了一周才开始慢作用的显现,阴差阳错的不顺心的小事也层出不穷。

    好在,写这篇日志的当下似乎一切的坏状态都在远离,你要知道,时间总会抚平一切,每个人的状态好坏都是平衡和公平的。

  • 希望

    2017年02月17日

    很多事情并不在计划内的赶着走是这段时间最常发生的情况,所以疲于应对和勇于面对只能是硬着头皮的双生物,身体疲惫但都要坚持并完成。总归希望心里宽慰不留遗憾或者不会在以后的回忆中遗漏一些应该和应然,毕竟遗漏的已太多。到现在还经常回不过神,仿佛这几天像一个快进或者快退的电影画面,很多细节在时间的衔接中已被慢慢削减,但历历在目的某些片段又清晰可见。

    地铁、火车、出租车、飞机,这四个交通工具在这几天里交叉并频繁使用,不同的城市,不同的心情,不同的状态,不同的人,以及不同的自己。早起、晚睡、晚点、延误。奔波似乎成了年后的开篇主题。曾经怎么也不会预料到的事情就如同平静的水面击了一块石子,涟漪不断。

    慢慢不去抱怨并理解接受所有的事情,因为这就是生活,你选择的,你就要去面对并接受一切不完美或一切不如意。这跟外人无关,所以即便有脾气也是自我消化的途径解决。现在想想其实这很好,磨练某种戾气,让人变得更加坦然和释怀。

    经历了一些亲人变故,让我慢慢觉得自己应该承担起一些责任,或者说应该去付出更多的精力和能力去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来帮助日益见老的父母。与此同时自己未来道路的走向并不清晰的困顿虽然让人摇摆不定心情充满跌宕,但总归是会理顺。所以以既来之则安之的某种消极心态积极面对或许也是不错的选择。

    我记得在伦敦过新年的时候我说希望新的一年能对得起自己,对的期生活,多一些时间陪家人。希望在时间的过滤和洗刷后这些希望都能一一变成现实。

    我希望听到有人对我说,Everything will be all right. 然后Everything will go on and on……

  • 皆有因

    2017年02月08日

    最近不太能心平气和沉心静气的看一本书听一张专辑,这种状态持续并愈演愈烈。但尚未当成一种无形的压力来反作用本来就并不高昂的状态,索性听之任之,想想也不就是几本书和几张碟罢了。不看不听也并无大碍。

    可心情和精神状态却不太能像一本书或一张碟那样随手可扔可弃或放之冷落。主观的东西再遮蔽也不太可能消失不见,很多时候反而欲盖弥彰。在而立之年,我对于很多解不开的结依旧困惑,也距离知天命的阶段尚且太远。

    有太多解不开的扣和绕不开的结,有太多过不去的关和打不进的隘。

    睡眠不好,黑眼圈很重。肠胃不好,消化不畅。春节的感冒残留了些余温。身体就像一锅稀汤寡水,看不到油腥,自然无味道可言。

    有时候寄希望于时间的力量,是种推托或不负责任的想法。如若没有时间解决不了的事,那就都交给时间去处理好了。消极应对很多事情只会让事情更加拖延时间的恶化或腐烂。

    希望是有的,就看你如何去选择。好比你生了病,药是有的,就看你选择吃什么。

    这个年过得有所收获,就是越来越明白了一个理儿:万事皆有因。因此无论发生什么,无论是什么人做了什么都一定有它的原因,遇到不理解的事情去找找这件事的因,就会慢慢去理解一些原本不太理解的事。理解并不等于接受和赞同,但理解是基础。寻找到一件事的因,会让人去平和面对它的多面性,进而用一颗平静的心去看待它的复杂性。当然,我做的还不够,而且还没有觉得凡事必有果。

    如果我现在说我想什么都不做的心无旁骛的去一个风景优美的海边度度假,那一定有原因,而非像以前毫无意义的空头想想喊喊口号。

    希望时间真的可以平复一切,再回过头来看,其实一切皆有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