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纯属意外

    2017年04月17日

    周六在Penny工体馆的演唱会上听到快结束的《纯属意外》这首歌的时候眼圈一下子就浸满了泪水,其实真不是矫情或者配合演出,毕竟这首歌也不是催泪神曲,之前她唱的那些抒情佳作也并未让我有了同感。只是这首歌一想起,大屏幕上打出了歌词的那一刻,我突然就没忍住的哽咽了。就是这样的两句歌词:翻越了一座山,流浪了多少城市,谈懂了几段的爱情,才了解现在的自己。

    有时候自己的的感动无关于别人或他事,只是你经历了别人体悟不到的一些岁月和时光,然后被一首歌很自然很直接的唱了出来,你以为对号入座,然后就正中下怀。 Penny说这个第二场距离上一次小巨蛋的首场已经有八个月之久,我记得去年的八月,在台北的小巨蛋,我第一次在台湾看演唱会的那种兴奋和惊喜,以及相比内地看演出的正襟危坐的矜持和守序。这一晃就是八个月。这八个月里,我坐着飞机和火车翻越了好多座山,流浪了很多城市,明白了是晴是雨,经历了太多的悲喜。

    所以或许这场演出对于我而言不仅仅是听歌和唱歌那么简单。

    陆续和北京的老朋友吃了吃饭聊了聊天,每个人似乎都有需要挑战的未知和不那么顺畅的叹息,有的人对每天往返要坐50站地铁的长距离叫苦不迭,有的人对马上要面临的律考毫无信心的自暴自弃,有的人对辞掉工作却尚未寻找到下家感到迷茫,有的人因为虽已订婚但已开始对自己另一半无话可说的反感深感不安……大家都乐于诉苦以寻求安慰和关怀,但也都善于嬉笑怒骂后转过身继续面对那些不如意的点点滴滴。有时候遇到的那些剪不断理还乱的烦扰就当作是纯属意外,人生总不会总有意外。

    到了这个年龄,朋友们聊天早已不像是年少无知时那种对社会和人生充满着向往和期待的状态,有太多社会的压力和人生的束缚已经把这个青黄不接的年龄积压的面目全非。少了些棱角,多了些释然,少了些向往,多了些现实。 所以在看演唱会的时候我总希望时间可以就此停留或者一直如此延续,就那么肆无忌惮着扯嗓子不怕破音的唱着笑着。歌里有人生的酸甜苦辣,歌外只是简单而直接的投入享受。

    能在歌里找到一种脱离现实的欢愉,或许对于很多人而言,也是一场纯属意外。

  • 有时候会突然想起在上海生活的某些片段,比如找不到便利店或者雾霾又开始加剧的时候。很多时候我依旧觉得这样徒然的时空转换还像是一场梦境一样折腾来去并不现实。一个朋友说,相见不如怀念吧,对于上海或许这是挺好的一句收尾。

     

    新的工作开始了两周,徐缓而松弛,漫不经心却又提心吊胆,偶尔会在睡前突然想到明天会不会遇到的一些工作问题然后失眠到凌晨两三点,我也不是没有压力,只是我总说,嗨,都经历了这么多奇葩的经历,这点压力算个屁啊。可是你知道当你认真用心对待一件事情的时候,再多的经历和宽慰都是徒劳。

     

    北京依旧杂乱无章空旷无序,每天清晨地铁换乘的时候都像是赶着春运一般在爬行速度前行的几分钟里体会短暂的绝望。人们麻木的看着各自的手机,穿着土气而趋同,身体接触,碰撞,适应便也觉得稀疏平常。地铁报站员似乎还没睡醒的用京腔广播着应上级指示重度雾霾做好防护之类的看似温馨提示的“废话”,早高峰的地铁电视播放着如何做一顿精致的晚餐,没人在意。

     

    原来老朋友约一起吃饭的日程表排了满档,但又总不想把自己安排的紧张而充实,似乎重新回到北京的心还和原来并不一样。有时候只是想自己静一静。总觉得时间不够,可自己也知道你有那么多的时间呢。

     

    每天都穿着正装办公的状态慢慢也适应了,这也算是这辈子第一次需要穿着西装皮鞋的过着白天的七八个小时。原来总觉得在高大上的写字楼里穿着西装皮鞋是件特别洋气的事,现在才知道其实能穿着休闲装随性的自由才是最洋气的。人越是长大可能越会少了些“总觉得”。

     

    这段日子过得零碎不成体系,就像是刚刚搭建起来的模具,有那么一点模样但都没上好材料刷好漆呢。只是希望日子能像砌好了的强,坚固而夯实。

     

    三十一岁的生日过得悄然无息,有人问我是不是心态不一样了,我说一点都没有什么不一样,三十岁的我和二十岁的我都一样,只是多了些皱纹少了些装饰,少了些分享多了些隐私,而已。

     

    日子还是照常过,过得好不好,都是自己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