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晴天

    2012年04月25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onathan1986-logs/208487413.html

          天气晴朗得一塌糊涂,连续阴霾的春雨季终于在不断爽约后多少给了些面子的让人还算印象深刻。预报就像是不靠谱的占卜,真正准确的时候也算是走了大运。我看着窗外不能再明媚的蓝天上飘散着的一团团棉花云想起了当时在大学时某个靠窗的座位上也是这个姿势的凝固了将近一个下午的好时光。老师唠唠叨叨的像个永远不知道疲惫的机器模式性的运转,我在春天的下午像个神行分离的傻子一样睁着眼做梦睡大觉。那一年我应该20岁,有各种幻想和冲动并且伴随着各种自以为是的不成熟。一转眼6年过去了,云还是一样的白。

          其实我特别想再有机会走进课堂去感受曾经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的那些细枝末节的小时光。若不成,那就找上几个曾经的同学一起叙叙旧便也足以。只不过这么多年以后各自生活却也少了太多共通的往来。那天曾经同宿舍的一个村儿哥打电话问我近况如何,我说特别辛苦的居无定所飘着呢。我从来不会向比我活的辛苦的人说我活的多么不辛苦。他们永远不懂我所懂得的东西,就如同我从来也不会去理解他们所谓的大道理一样。

          我最为可惜的是,在整个大学时光里,我几乎没有一个能够留到现在的好朋友。当然这其中有我自身原因,但更多的是命运安排了一种看似黑色的小玩笑。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是我一直认为的确如此的古话名言。

          那天和张老师在方家胡同的“参差咖啡馆”二层的露天阳台上聊天的时候张老师说,文艺的人都比较容易寂寞。这与周边的人其实关系不大。后来我就一直在想我是不是一个文艺的人。即便是也是伪的。文艺的或许是表面,大众的其实才是内核。所以寂寞并不为实,寂寞其实是皇帝的新衣。

          四月似乎过得太匆忙,月初的厦门之行仿佛还意犹未尽便转眼到了月末时。五一的天津之行暂时搁浅,因为我突然就很想回家,回那个城市,见我最亲的人,哪怕只有两天便也足够。那天贝贝来北京逛街,一路上不停的说某某品牌咱们家那边也有了,星巴克又开了好多家店,如此等等,我说不出来自己内心是什么感受,有点高兴有点欣慰有点欢喜有点不屑。五味杂陈。后来贝贝在人挤人的大悦城里问我,你觉得现在生活幸福吗?我停顿了片刻说,还行。因为那些在贝贝看来的拥挤嘈杂繁乱反而是我爱这个城市的原因。就如同Tony说的,这个城市的乱让你觉得你也是其中的一分子。

          我想五一的短暂时光带着爸妈去吃些好吃的,给他们买杯星巴克尝尝,陪他们坐在电视前百无聊赖的说些意义不大的耳边话。其实无论何时无论何地,家永远会提醒我,你是一个不曾长大的孩子。我时常想起那个年末,我在平安大街的四层楼上趁爸爸回桥西带饭的功夫抽了一根爸爸的中华烟,呛得我咳嗽了大半天。手边是一份答的一塌糊涂恨不得捏成一团扔掉的的考研英语模拟题。耳边是梁静茹的《给未来的自己》,我清楚地记到现在。

          那时的天很蓝,云很白,风很凉。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Good Intentions 2010年04月25日
    城市 2009年04月25日
    祝我幸福 2009年04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