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年07月11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onathan1986-logs/219429117.html

          有很多时候我都觉得人不能活的太明白,如果把一切事情都看透彻了那距离归心佛门也就不远了,所谓看破红尘大抵是对于人性和人生的一种无奈及绝望,说好听点就是超脱。我看不破滚滚的红尘,我的七情六欲也不会因为超凡脱俗而偃旗息鼓。

          其实看透彻和看明白是有着本质的区别的。前者倾向客体,而后者多为本体。看透彻不等于你就一定明白,而你明白了一定说明你已看穿。咬文嚼字以及概念置换的文字游戏是一种让人三省吾身的好手段。

          就如同迷信和相信一样,迷了就一定坚信,而相信并不等于沉迷。对于闹闹连续两周的小黑花我只能说我多少相信了星座运理在某些大范围内的契合。但是这玩意儿绝不能迷信,否则就会被牵着鼻子过河。这点我很清楚。情绪低落,身体不适的动荡周期里其实我也并没有觉得多么悲观,我总是在不快乐的时候想到一定会快乐而又在快乐的时候害怕不快乐,这种博弈不是悖论而是一种平衡拉锯。让人知道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适度和适当。也挺好。

          情绪一旦陷入一种类似沼泽地的困境里就很难自拔。任其发展和努力挣脱其实殊途同归。直得等着如梦初醒。那天我说我真不想在这个城市里生活了,这已经不是我原原本本所向往的那个北京城。我把这里比喻成为一个公共池塘。记得在读研究生的时候导师布置了一本必读书目就是第一个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女人Elinor Ostrom所写的《公共事物的治理之道》,其中就提出了蜚声国际的“公共池塘资源理论”。虽然对其研究尚浅也并无深入学习,但是我一直对于这一概念印象深刻。而对于如今一个城市的公共治理问题,我又有了重新好好品味这本书的欲望。

          这不是装文化人,也不是装B装学术。我一直铭记导师在毕业时说的一句话:作为一个有高学历的知识分子,要有一种对社会和国家的责任心,要去学者关注和研究一些社会问题,才不枉费作为一个有素质有水平的人。随着时间的推移,从学校走进社会后才发现其实所谓的赤子之心也就是自我娱乐的一种自发性的无目的性的本性促使而已。仅此而已。你不可能去影响社会,也不可能去改变现状。这种赤子之心慢慢就变成了一种囤积的不满和压抑,进而涣散成了一股股怨气和愤懑。所以你说一个人有赤子之心是好事还是坏事?

          我特别羡慕那些活着简单满足而傻B的人。比如路边吃一个混杂着老鼠屎的麻辣烫就觉得满足的人,或者大早晨拿着煎饼或灌饼在人挤人的地铁车厢里吃的跟难民一样最后随手一扔抹嘴走人的人,或者穿着假名牌露着大logo自信满满招摇过市的人,或者那些欲望不多吃饱穿好便两耳不闻窗外口口声声说管我鸟事的人。其实你说快乐这玩意儿是做给别人看的呢?还是源发自内心的呢?如果是后者,那我觉得这些在我看来都是傻B的人活着是最有意义的,因为他们很快乐,虽然给别人造成了不快乐。

          所以我开始慢慢对这个国家和社会变得忧心忡忡,虽然无法改变现状。倘若说仅仅是个例便也不值一提,但倘若是普遍性的,大范围的,那就很值得深思。这个社会怎么了?大家是快乐的适得其反了还是不快乐的否极泰来了?昨天在去往国管局的车上,几个皇城根底下的老北京开始大谈国事。虽然观点不敢苟同,但是中心思想其实都完全一致。不说也懂,不说也会明白。

          一个字儿概括,怂。

          我突然间就对之前玩的火热的微博开始产生了一种排斥感。这不像以前因为很多外部因素而不得已而为之的“排斥”,而是一种风平浪静后的自我汹涌。当一个国家的年轻人和主力军不再热爱这片土地,恶语中伤,悲观失望,插诨打俏,我真不知道还有什么延续的意义所在。不要说媒体的责任心在某种现实中得以凸显,也不要说大家的某种意识开始觉醒,其实到底为什么谁比谁都清楚。可是又能怎么样呢?

          所以我觉得既然改变不了那就去努力适应并让自己也快乐。当然不能是那种傻逼的快乐。要傻傻的快乐。当你发现你不能改变你所要选择的生活,也不可能脱离某种惯性的轨迹时。你需要做的或许就是怂一点,然后乐一些。

    一场突如其来的大暴雨前的征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最近几张专辑听后感 2009年07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