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多数是晴天

    2012年08月23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onathan1986-logs/221312347.html

          2011年北京市的年平均工资为56061元,爸妈在的家乡为35132元,这两个数字在我看来都调高了我认为的平均值。后来我拿着计算器乘了半天,自我安慰的没有过于沮丧的朝现实竖起了中指。想到前几天某机构发布的全国城市幸福指数排行榜,北京未入榜,可家乡却再次上榜。虽然我对这种所谓的排行榜并不感兴致,大多都是某种统计数字的直观印象和客观局部反应,数字本身是无主观能动的,所以充其量也就是吸引眼球和某种工作必须的产物。我一直都说,幸福感和挣得多与少一点关系都没有。昨天我在地铁上鄙视的看着一个外地的打工仔乐滋滋的捧着一盒饭吃的津津有味旁若无人,那一刻他用最无素质的行为让自己幸福并满足着。与此同时,有多少开着好车穿着名牌的达官子弟在动辄上千上万的高档饭店吃着西餐却并不满足的忧心忡忡满怀鬼胎,那些时候他们用最有品位的方式让自己白搭了别人看来的幸福和享受。

          所以你说你是要幸福还是要名利?或者你是要多一点幸福少一点名利还是少一点幸福多一点名利?抑或平均取值。

          但话又说回来,谁说鱼和熊掌就一定不可兼得。但毕竟兼得的人是少数,而少数的少数归根结底是这个人本身的素质和修养。是否聪慧、努力以及平与知足。

          夏天的尾声多多少少有些让人意料不到的清爽,健忘症的我总觉得以往的夏天都会绵延着闷热和聒噪持续到9月底才偃旗息鼓。最近的天气舒爽的有些初秋的感受,早晚的凉让人猝不及防。地铁也不再那么拥挤不堪的让人心烦意乱。忙碌烦躁的工作也暂时告一段落的回归了一如往常的慢节奏。从周一就开始期盼的周末时光像极了某种触手却不可及的诱饵,让每天清晨的朦胧都多多少少有了些还算期待的盼头。日子总要有些盼头才会不至于让时光溺死在空洞和乏味之中。

          那天在单位新建好的楼房里吃着吉野家的工作餐,不招人待见的T哥问我,是不是也特别想在这里分一套房子住啊?我一脸无奈向往的配合着表情,心里却暗自谩骂你这个傻B,我住进自己房子的时候你连现在租的地下室还没找到呢吧。其实我越来越感到,嫉妒这个词眼儿其实并不完整的存在于我的字典中。就好比周围的很多熟人都买了自己的车,或者有的朋友出了国,吃到了很多人梦寐以求的大餐等等,诸如此类,我一点也不觉得羡慕或者向往,也一点没有自卑或是无奈。我总觉得那都是别人的,炫耀也好卖弄也罢,分享也好记录也罢,都与我毫无关联,而是我的,早早晚晚多多少少也不会跑掉,而不是我的,再过祈求也与之无缘。

          我嫉妒的只是如今早就不见踪影的曾经那么执着和努力的自己,仅此而已。

          周二的庆功宴上大家喝的脸红脖子粗的各种丑相百出。我和偷笑的服务员们面面相觑不言而喻。这些新来的服务员应该都是今年刚从外地挑选的刚毕业的学生,每个人都有着稚气未脱的纯洁和简单。其实我每当看到他们小心翼翼的躲在领导背后斟酒的时候心里都特别的难受,就会突然想到他们在老家寒心苦苦的老父母是否还在背着柴火生炉子。后来我就特别想给爸妈打个电话,哪怕毫无内容的听听声音也便满足。爸爸继续享受某些既得利益搭便车的痛快,妈妈也交了新朋友的整天充实在那片并不高级但却快乐的人群中,我在九点多的北京城里散发着浑身的酒气穿梭在明亮的地下铁里驶向回家的路程。

          有时候觉得,爱如诗,写不出个金句,却也能让人感动涕零。而日子如首歌,听不到终曲,却也因滔滔不绝而珍贵。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八月东戴河 2015年08月23日
    Go Back 2010年08月23日
    个人展以及排球赛 2009年08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