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想你要走了

    2012年10月22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onathan1986-logs/223898991.html

        冲动和果断其实很多时候是相互繁衍的孪生品,之于我这种性格秉性的人来说,冲动的是大脑,果断的是行为,然后决绝的是连假动作都没有的挥挥手。就那么轻而易举的删除了将近一年的微博记录,每一条每一段话以及每一种记忆,在不同的地方,和不同的人。吹弹可破后灰飞烟灭,就那么转瞬即逝的消失不见。

        我建了几个文件夹,分别命名2012的某月,照片为证,文字无益,也权当是残存一些应该被保留的美好时光。至于数不清的音乐评论大体豆瓣和虾米也差不多同步记录过,所以也并无什么留恋和缅怀的。只是在一边回忆一边泯灭的这一路中,我又看到了无数曾经的画面,鼓浪屿上的那家小吃店,青岛夜晚的海边沙滩,尖沙咀的汹涌人群,天津海河边那个悠闲的下午,还有杭州夜游西湖时的那杯星巴克。就像删除垃圾站的快感,我想你要走了。

        耳边反复着张悬的这首歌,你要告别了,把话说好了,你要告别了,你会快乐。

        其实跟矫情无关,也一点也没有痛痒。后来有很多朋友通过各种途径问我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但大多数人都知道告别并非意味着不回来,所以也便不多过问。我之所以再一次通过这种看似拙略的手段做一种无聊的事情的原因再简单不过。这几天也一直在考虑是不是要暂时离开微博一段时日,恰巧看到某个较著名的微博网友也同样有这样感受也同样有这种反应后变加深了我付诸实施的动力。

        这不是跟风,事实上也没什么风可跟,只是一瞬间就明白了某些需要继续思索的事情。除了刷微博,我们还能干什么。碎片式的,虚假类的,腐化性的,漂浮型的,从众心的,看热闹的和无知的。我固然不是粉丝动辄上千上万的,也并非关注成千上百的无聊人士,却也觉得从一个客观的角度看微博这个事物本身,是需要扪心自问的一个反问句。

        自从有了微博,博客大巴更新的次数明显减少,快速而肤浅的文字取代了长篇累牍用心敲打的篇幅。自从有了微博,读书看报的时间骤然削减,以秒计算的跟进速度取代了台灯和书墨纸香的温暖。自从有了微博,三观坚固的塑形慢慢变得动摇和迷茫,对社会充满了愤懑,对人们充满了鄙夷,对国家充满了质疑。当然,你完全可以把微博看成一个自我经营的小房间,不出去也不让进入,事实我也是这么做的,可是毕竟是公共环境中的公共产物。它终究不是鲁滨逊的漂流岛。

        与某种时代发展相背离是件可怕的事,可是与某种顽疾相处甚好却也不见得是件可喜的事。我想除了费了流量用了手指获得到的那些假假真真的信息之外,还有更多的渠道和方式取得同样的甚至更有意义的咨询。同时,浪费的时间得以累加,荒废的无趣可以转换,哪怕只是一本书的时间,也总好过惯性的自然反应。

        我不想再去彰显自己的生活是多么多姿多彩,也不想去自以为是的对专辑做出看似专业的评价,同样也不愿再去为了某些值得争论的事情浪费口舌。仅仅限于微博而已。生活里,微博其实仅是微不足道的工具,而已。

        我用不到一小时的时间敲完了这一千多个字,觉得很满足。毕竟,这个浮躁的社会,还有多少人能这样对着电脑屏幕自言自语的去记录这么多的心情呢?修炼并非成仙,却总不会让人变成魔。

        心情很轻松,也许在梦的出口,平安拥抱了感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