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阳

    2012年10月24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onathan1986-logs/223954464.html

          丹丹自打从上了车开始就一直在忽悠我们几个同龄人一定不要冲得太猛把她甩在身后,本着散步取乐欣赏山间美景的原则,比赛的激烈暂且放到一边。事实上大家都没有把这本来就不该当回事的忽悠放在心上,于是出发后不到一分钟,丹丹就不见了踪影,只听尖锐而无望的喊声在身后延绵不绝。

          据我和小凯的分析,小黎之所以一溜烟的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消失在起跑线前的原因是为了争取在冲线时休个克或者岔个气以便有借口下午翘班。因此小黎穿着毛衣和秋裤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登顶成功拿下女子组三等奖的好成绩。我和小凯的分析没有应验,不过第二天看到小黎的时候,她对我说早晨差点没起来,醒了动不了,浑身连喘气都痉挛。吃饭咽到肚子里都觉得是种折磨。不能大小也无法用力呼吸。后来我和大轩轮番给小黎讲笑话,她说你们真是混蛋。

          我和小凯一同并肩徐徐前进,本着参与至上奖品无缘的精神,小聪在我们的梯队里一直领先半个步伐得瑟着,结果在被骗掉了东西后迅速被我和小凯落在身后一直未见跟进,后来据说掏出手机给丹丹打了一个电话两个人就在大部队都下山的时候跟着一起返程了。

          所以量力而行适可而止是陶冶情操的好方式。重阳节意不在登山而在中午的那顿丰盛涮肉。阳坊涮肉是我这辈子迟到过最美味的涮肉,毫不夸张。或许是应了众人拾柴火焰高的说法,一拥而上的壮观景色在我们一桌是个年轻人的虎视眈眈中颇为壮观。吃完后坐在返程的车里,燕儿姐说,唉呀妈呀能别老颠簸不?再颠厉害点我嗓子眼里的羊肉就溢出来了。

          计划着下午不用上班的美梦宣告破碎并夹带着更为悲催的安排,明儿个的天津之行因为会议而不得不忍痛割舍。约了贝贝晚上东单见。我夹杂在晚高峰的地铁里极度艰难的到了后贝贝依旧无任何音讯。为了不影响她工作迫不得已打了电话才得知还未从宾馆出门。自己在新天地里的太平洋无聊的用微信搜附近的人,结果不一会就被搭讪,无以应答全部回绝,是要有多空虚才会在这上面找慰藉?

          请贝贝吃金湖,我说这是北京最有名的十家茶餐厅之一,然后贝贝说一点也不好吃。陪贝贝在新东安逛Forever 21,贝贝挑了无数件衣服花了将近一小时的时间在更衣间里自己美,我特别希望这种店面能给一个休息的座位以供无聊人士等待使用。在和贝贝说再见时已经是十点多,浑身的疲惫和困顿哪怕是一句问候也显得吝啬和匮乏。

          贝贝说她上个月一共开了2W多,我估摸了一下她工资上的税钱差不多等于我卡里的月薪。虽然贝贝一直抢着结账说她就趁钱,但我还是充大头的请了客吃了饭,我说这跟挣得多少没关系,我是主你是客,我不挣钱也该是我掏钱。虽然这也并非什么原则不原则,但我总觉得做人是要讲原则的。羡慕的情绪转瞬即逝,那一瞬间我想如果我一个月也能挣个两三万,那新天地里的店面一定逛得心安理得。没人跟钱过不去,却总有人跟生活瞎掰扯。如果你给我月薪十万却剥夺了我现在这样的生活状态,在纠结过后我想我可能也会选择回绝。当然,没有如果,也就无所谓我想。

          活得好不好,过得行不行,其实只有自己心里最清楚。心安理得最难得也最重要。不是吗?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