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脸人

    2012年11月14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onathan1986-logs/224696568.html

    《身份的焦虑》是近期读到的一本让我不停去思考问题的书。这也是读书这个行为所反馈回来的一种极为受益的状态。且不论思索的是对是错,也无所谓思索的结果是否明了,就单论思考这个动词就实属不易。我慢慢觉得一个人最可怕的是在现实中溺死了脑细胞,活的只剩下某种惯性的驱动。

    那天坐在大宝马车上去吃人生第一顿金钱豹的路上我一直在思索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中,到底什么是衡量一个人成功的标尺。是一座价格不菲的宝马车,是一顿动辄200多的自助餐,还是心无旁骛的啜饮着悠闲的茶。很多时候眼前的物欲就想二手烟,不由自主的熏红了眼麻醉了心。没有人不想吸有利健康的烟。

    可是我还没有学会抽烟。二手烟倒是吸了不少。

    其实“身份的焦虑”说来说去大体是围绕这一个主题,即你不应该在意别人怎么看你,而应该用自己的眼光检视自我,汲取别人的意见而并不需受到别人带给自己的焦虑

    有的时候,说的总比做的容易的多。

    一个好朋友因公出差第一次去石家庄,跟我说对这个城市的印象很好。去万象天成看了一个IMAX然后去东尚逛了逛街再然后回到万达附近的酒店,来回的打车费只花了20来块钱。出租车司机服务态度比北京好太多,且城市也并不拥挤。虽然最新的幸福城市排行中石家庄不见踪影,但我总觉得那座城市弥漫了各种小富即安的老百姓色彩。不硬气,不跋扈,不造作,不嘈杂,更多的是种毫无特点的平平稳稳。那你说,活在这种城市中的人,是否是幸福的。因为他们再也看不到这个城市的这些不幸福。当然,也无法触摸到这个城市的大幸福。

    我又开始想念青岛了。想念沿着海岸线一直朝东走的心无旁骛,想念站在月光下的金沙滩看着安静的海浪和逗留的狗。尤其在每天早晨天不亮的黎明时挤在人潮汹涌的地铁车厢里就更想念了。在那些物是人非的记忆中,我最爱青岛这座城。我决定每年都抽一个假期去看看月季花。

    我有的时候会忽然对自己有那么些佩服。只因这漫长的上下班路程坚持了快一年半,且并无任何怨言。虽然不停抱怨地铁中那些三六九等的素质如何低下,却也从未对这种生活徒增排斥。那天偶尔一次出早门的好朋友发信息说六点多的黎明又黑又冷冻死人,我看着信息常常呼了口气,凝固成了一团青雾,月亮似乎还没有落山。

    何韵诗的《无脸人》这样唱着:我们像是无脸人,一成不变地走在人生这个大齿轮,思考别人怎样去思考,直到变成其中一个。但当我回望这旅程,那些梦是否隐隐痛着……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交流 2013年11月14日
    大风天 2009年11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