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酒后

    2012年11月27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onathan1986-logs/225136457.html

          穿着超短裙的足疗妹正坐在我的前方用娴熟有力的手法在我的脚上重复着再熟悉不过的步骤,我宁愿认为她并不是故意走光而只因坐姿不够优雅。在我身边的两位酒醉领导在不到五分钟的按摩后便进入梦乡开始打起呼噜,并时不时说两句梦话手舞足蹈的悸动两下。我冲着给他们按摩的师傅比划着喝酒的姿势然后彼此会心一笑。足疗妹认真的在我脚面不予余力的揉搓按压,她手臂绷起的肌肉线条清晰可见。我问她,这样按摩一回是很费力气的体力活吧。她说习惯了便也不觉得有什么疲惫。她问我,你长得又高又帅应该很满足了吧?我假装的笑了笑没有回答,因为我总不愿看到她那张典型乡下人的脸庞。

          这样的服务和被服务总让我觉得很不舒服。并非因为肢体接触产生的某种特定感觉,而是因为在卖力和享受之间我总觉得存在某种阶级阶层的强烈划分,让这种有偿服务变得多少有那么些残酷和无情。虽然价格不菲,但人与人愈加强烈的断层感却让我并不觉得这样按摩有什么闲适感。

          持续半个多小时的按摩后已是将近凌晨的时间。我像哄着小孩子的家长把两个昏睡在足疗中的领导叫醒并引导着走出温泉然后更衣回房间。本以为酒后泡了一个小时的温泉会多少解乏一些酒精的副作用,可惜我实在低估了他们胃里酒精的量度。我忘记是谁说过喝高了的男人会蜕变的像不懂事儿的婴儿,这话并没有错,我更觉得某些喝高了的男人更像是大脑弱智的二逼幼稚儿童。

          酒后是检验一个人品质的重要标准,我一直这样坚持的认为。所以在晚饭席间,那渐入佳境的觥筹交错时,作为清醒的旁观者,便看到了各式各样人品的集合大爆发,就好似每个畅饮者胃里的五味杂陈。几乎清一色的国家干部用几乎清一色的酒后失态表现出了高度一致的统一性。委以重任的我带着大家从酒桌转移到KTV包厢里继续着狂欢似的酒劲释放。烟雾弥漫的包房里鬼哭狼嚎的各种刺耳的自我取乐夹杂着太多神志不清的非理性反应让晚间狂欢达到顶点。第二天早晨还算清醒的H姐对我说,在我带着两位领导温泉之后他们又持续到了将近凌晨才纷纷找不到房间的解了散。

          我只是用一种过于追求写意式的记叙手法将一场必须狂欢起来才达到目的的会议描述的有那么一点点个人色彩。并非揶揄,并非取笑,也并无嘲讽。只是真心实意的认为,在每一次经历后都会默默发现自己应该提高和避免的利与弊,也都会增加一种处理问题时应该如何把握尺度的深与浅。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Well 2010年11月27日
    三日流水账 2009年11月27日
    Busy Working@BTV 2009年11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