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京的冬天

    2012年12月07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onathan1986-logs/225503008.html

          从广州飞来比赛的圈内著名运动员老姐说北京的冬天特别的爷们劲儿。自打从南苑机场一下飞机,那刺骨的寒风就钻心的折磨人。我下班后搭乘了一个小时的地铁夹杂在蜗牛般前行的人群中到达蒲黄榆附近老姐下榻的国际酒店已是晚上将近7点的光景。老姐说她下午在二十来层的大落地窗看北京城夕阳西下的晚霞时耳边正好听着北京爱情故事里的一首插曲,然后特别有感受的觉得这座城市倘若没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和归属一定是特别悲伤的心情故事。总归是儿时的玩伴以及家乡的亲人,所以即便所处环境不同造成价值观念的各异,却也难得有种亲切的念旧感。我很想明年开春去趟广州,顺便从深圳出关到港澳兜一圈。这个计划可行且实际。

          我喜欢北京的冬天像爷们这个形容和比喻。不同于东北爷们和西北爷们的风格,北京冬天的爷们儿劲有种清高并夹杂着很多凛冽的透彻感。倘若无风便也尚能勉强接受,否则便不得不缩着脖子带上帽子蜷缩着打着颤抖徐步前行。这段日子的状态多少相似于这样的缱绻和畏缩。就好像站在风口却移不开脚步的干受罪。所以很多时候闹闹的预测并不靠谱,所谓的该发生却未曾发生,所谓的应注意却也未曾出现。命运这玩意其实占卜的真实性不及现实的变化性,当然,尽信不如不信,禁信也大可不必。后来导师安排了一大堆外文文献给我看,并要求及时记录研读心得,顺便促醒沉睡的英文细胞。倘若以后写文章也不至于像口枯井干涩空洞。毕竟,我也明白,很多事情并不能立竿见影,循序渐进的过程原本就是积小成多的收获期。后来导师问我是不是平和了很多也踏实了不少。我说波动的周期总会有缓急,平静下来便也觉得一切都好并无不妥。

          买了好几本书启动新一轮的读书计划,虽然内容并不容易深入,都属于干巴巴的理论性讲述,却也觉得倘若能够让自己安心于某种所谓的枯燥也是种难得的磨砺。在外界缺乏足够压力的情况下,你必须对自己少些纵容和怂恿多些不情愿或摩擦力才会让你觉得生活再继续,而人生也在前进。我最怕的就是原地踏步还咧着嘴巴自得其乐。尤其是青春年少时,我觉得这种人都应该抽两个大嘴巴然后赶尽杀绝。

          就好比我们单位每天都背着计划生育小粉包的那位二逼白羊女一样,心肠倒是不坏,也有着白羊普遍的单纯简单,就是缺心眼的那种三观差让你实在无法忍受和其交流时产生的各种不适感。人家活着轻松自如,在看完一场《1942》后特别感慨而认真的说,冯导拍的真是好,看的我各种感动,就觉得活在社会主义的当下真是美好而值得珍惜的事情啊。然后问我的观后感,我迎合着谄媚的说,就觉得社会主义真是美好,不会让我们饿着肚子死去。说的我都想抽自己嘴巴,然后我在电影的评论里写到:“排除任何外界因素的客观感受是:充满渲染的苦情和温吞乱炖的借喻夹杂在一起显得刻意并杂碎。除了李雪健和陈道明我并不觉得其他演员演的有多好,张国立徐帆用话剧的力度呈现的这种悲惨并不能打动我。整个故事剪辑有些赶火车般的仓促。当然,冯导拍这部没有任何进步的电影肯定不容易,尽管我未被感动。”可喜的是,还有那么多志同道合的人能够感同身受并一同批判。

          我觉得美好的社会主义需要的不是二逼白羊女这种青年。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The Element of Freedom 2009年12月0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