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改变

    2013年01月25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onathan1986-logs/227869690.html

          国管局里某个还算宽敞的会议厅里坐满了各个国家机关相关的人员,会议的主题是总结表彰并展望部署。时常定为一个半小时。倘若八项没出台,估计这会议应该是移师某个度假山庄或是宾馆里拉长战线旁敲侧击。或者至少也要管一顿午饭也对得起四面八方各种好车簇拥而来的辛苦。会场依旧传统和模式化,主席台上坐着一整排和会议相关或无关的领导招摇着声势。当讲话进入半个小时时,我清楚地听到身后的大叔打起了富有节奏感并清脆不沉闷的呼噜声,呼声中途还兼伴着憋住气儿后的轻咳。身边的大哥正襟危坐一副认真样,殊不知早已闭上双眸进入冥想状态,他让我想起高中的某些习以为常的片段。前排的LV姐在鼓弄了半天手机游戏后干脆趴在桌上直接休息,我在认真观察logo和质地后断定这LV不是动批货。再往远处张望,无一例外的不是拿着手机就是倒着头打瞌。轮流的讲话换汤不换药的除了念文章讲空话之外索然无味。我不清楚为什么发到每个人手里的材料还需要领导在台上一字不落的从头念到尾,是因为过于低估在座这些道貌岸然的工作人员的语文水平嘛?更可笑的是断句和字词时不时还会出现错误。旁边的司机师傅说实在忍不下去了就提前离席了。

          很多顽疾并不是服几片药就可以痊愈的,就如同习惯也绝非是皮鞭就可以痛改的。好在至少现在用了药,且不说是否对症下药,也不管是不是药量适当,但总比不吃药干恶化要好许多。可是并不一定是什么体质都能吃药,也并不一定是什么药都能给某种体质吃,而且还有可能副作用潜在着某种未有意料的反应。然后再度引起其他并发症。

          我喜欢这个比喻。很多时候我们都要逼到无路可走的时候才开始选择出路,而这时往往已经为时过晚了。

    单位取消了一切有悖于八项的举措,比如一些外界看来所谓福利的东西。那天和同事说,如果真的一刀切断,就发那么点可怜的死工资,那必然会引起另一种社会不稳定的问题。拆了西墙补东墙,于事无补。虽不全同,但也觉得倘若没有一种体系的、政策的、法律的、规范化的东西作为一种例行公事。那只能说是纸上谈兵,或者拔枪开射,倒地的都是该死的,而站着的都是更该死的。

          整整一周,除了忙于联欢会的准备工作之外,手头无任何正经工作。去试了两回演出服装,首先要迁就女伴的衣着样式搭配,其次还必须不悖于主任的喜好和要求,再次还要满足自己的匹配和眼光,所以总有矛盾和冲突。好在忽略第三项,融合前两项后总算说服了自己这一关。我在准备的阶段明白一个道理,对于世界观和审美角度不同的人,你不必去据理力争的压制和说服,就算如你所愿,对方还是达不到你的预期。索性就多听少说,在不涉及底线和可以容忍的范畴内,积极配合,不予置评,省的费力不讨好还堵心又赌气。从对方的角度去理解一些你所不能理解的事情,慢慢就发现其实是有道理和可理解的。这是好事,不是消极应对,而是积极融合,虽然态度有时并不积极。

          最近总是犯困和睡不醒,健身也搁浅,饭量却有增无减,肚子逐步增加的救生圈反倒是坦然以对。状态就如同悬浮在死海上的肉体,沉不下。读哲学的书,读到一些深邃的哲学问题时,就会问自己这些哲学家是不是脑子都有病进水了啊?哲学是一门学问,是让人思考和思索的学问,可是我总觉得,思想一定是受到客观外界环境影响的,本质的东西是不变的,可是我们在这个缺乏本质的变化社会里还能有多少力量去恪守和遵循并思考一些不变的东西呢?

          于是暂且不想再赶时间一样的读书了,很多书读了之后才发现其实脑海里什么都没有,过眼云烟。又到了是时候停下来问问自己该怎么继续更好的走下去的时候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一场爱的催眠术 2010年01月25日
    Love,New Year 2009年01月25日
    这些人,那些人 2007年01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