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绕着圈子的悖论

    2013年02月27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onathan1986-logs/229495320.html

          如果天气尚可,关掉闹铃的清晨时分天空已经开始泛起鱼肚白。拉开窗帘映入眼目的已不再是漆黑朦胧抑或早霞绽开,过了雨水时节,某种困顿的惯性慢慢被清醒。我习惯在地铁最前端的车厢倚靠着背椅,眼前透过驾驶舱的玻璃可以清晰的看到整个隧道嗖呼即逝的景象,空洞、深邃。带着耳机低头看书,隔绝嘈杂,进入自己的内心感官世界,也觉得是种修炼。只是偶尔抬头的时候会想起《壁花少年》中艾玛·沃森站在开着天窗的车上张开双臂穿梭于幽长昏暗隧道的那段镜头。

          会遇到每天都在同一站定时上车以及在某一站按时下车的人。还有各种形形色色的上小学的孩子以及他们的父母。但无一例外的是,孩子的书包都被父母背在了肩上,我觉得特别心酸,但我说不清这是成长的悲哀,还是教育的悲哀,亦或是整个民族的悲哀。有的时候,很多事情,怪罪的不是当事人,毕竟环境造就的某种必然为之是无法改变的既定事实。

         那天和导师聊QQ聊的我情绪低落士气受阻,然后开始审度自己,正视问题。人是需要在一段时间后反省和反思的,无论是外界施压还是自我受压。其实我越来越不喜欢那些所谓的“至理名言”或者“成功语录”之类的纸上谈兵,大话我也会说,道理我也都懂,也但行动却不见踪影。总而言之,便又陷入了一种不太容易出走的怪圈,循环往复。根源在于你所持有的价值观和人生观是怎样,便也就形成了角度和姿态的不一样。抑或说你保有怎样的世界观,便致使你对社会的看法与人不同。只是我越来越觉得,在褪去青涩走入成熟的这段看似轻松的岁月中其实内心的煎熬和磨砺并不一定就比从前来的容易。或许过程都是种破茧成蝶的坚忍,而我宁愿相信总有那么一天会展翅高飞。至于飞向何方,其实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破茧而飞。

          很多时候都会觉得力不从心。就好比当初坐在自习室里抱着本微积分的感受一样,这完全不同于坐在社会学或政治学的课堂上那种情投意合般的美好。我总希望自己能像很多人一样敏感的细胞少一些,糊涂的成分多一点,也就不至于总是在感性的冲动中对抗着理智的反驳,这种博弈就好比矛与盾的对垒,一手拿矛一手持盾,到头来也不过是自我瞎折腾的胡闹。

          你能体会得到这种感觉吗?就是你考上了一所很多人都向往的大学,却读了一个自己很不喜欢的专业,周围的老师同学对你都不错,可是对着书本知识的时候只有你自己知道那种形神分离的感觉。然后那些过来人对你说,其实学什么专业都一样,混个好学校的文凭就是最重要的。话虽如此,但你心里其实懂得也并非绝对,类似的话语应该不会出现在一个上了好大学学了好专业的人之口吧。

          所以你可以当同学老师的知心人,也可以成为学校社团的活动分子,可你就是拿不到成绩单上的奖学金。我固执地认为,这与学习刻苦并无太大关联。我也习惯地认为,这是受到了某种不成熟的蛊惑。

          那么什么才是成熟?导师说经历得多了就是成熟,一帆风顺不是成熟,一劳永逸也不是成熟,那我想反问,一成不变会不会变成熟?一意孤行是不是不成熟?

          又是一个绕着圈子的悖论。

          我看到一句话,世界上只有两种人会获得成功,一是傻子,一是疯子,因为傻子懂得吃亏,疯子懂得行动。

          又是一句操蛋的废话。只可惜,我们都是自以为智力尚可的正常人。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小黑叉 2017年02月27日
    出发 2010年02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