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芸知道

    2013年05月26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onathan1986-logs/234129391.html

          许茹芸说第一次站在这里的时候是17年前,那时她紧张的双脚双手都颤抖,17年以后依旧紧张的想要逃离。17年的时间她像一个公车司机,有太多的乘客到站下了车,也有太多的乘客搭乘着上了车。她淡淡的微笑诠释了一个快要四十岁女人的历练理性和成熟质感。从1995年的首张唱片《讨好》到现在,这快要二十年的时间几乎是一个人一生的1/4,这二十年里她经历了高起点和逐步的慢降落,经历了从专辑大买年度冠军到销量惨淡的窘境。某种浓缩的祭奠并不是她一个人的岁月累积,或许,是属于70年代后期和80年代所拥有的集体缅怀。

          工体馆只开了一半的场地,依旧未能坐满观众,熙熙攘攘的人流直到开场时才勉强的铺满眼前。这个时代早就不是曾经90年代时她能呼风唤雨的风光时。从第一首歌开始,就证明这场略显窘迫的个唱是将近两个小时的时光回流。从选歌的角度我完全能够理解琇绣作为一个处女座的个性特质。自己写的非主打的冷门歌占了不少比重,以至于前半场的观众席就像没有预热的冷水,能够跟着合唱的甚为稀少。随着年龄的增长琇绣的气声和高音也远远不及之前的空灵和饱满。但渐入佳境后的中部和后半部分却一次次的掀起了总该有的小高潮。当一首首曾经传遍街头巷尾的歌曲响起时,当一首首曾经在无数黑夜带给歌迷无数安慰的曲调释放时,所有人的大合唱让那短暂的一首歌时间容纳了太多说不尽道不清的岁月感怀。每个人都有一首属于许茹芸的记忆点。

          我在周围一片安静的时候扯着嗓子跟着许茹芸合唱的那些时间里肯定遭到了周遭人的厌恶。倘若不是气氛稍显平淡,我很想站起来肆无忌惮的跟着节奏一起晃动。在某些时间里,矜持和内敛是不适用于演唱会的表露,否则便失去了某些最该显示的真实性。当然,拿着赠票的门外汉看到的也只是某种时间的浪费而已。其实,在跟着唱某些歌的时候我哽咽了,说不清道不明的某种伤感就突然侵袭内心,尤其是当只有一个人在歌声里跟着附和的时候。因为我清楚的明白每一首歌的背后这个女人经历的起伏,也听得出她这一路走来的不易和艰难。但,更多的或许是突然想到这十多年自己的岁月。不易吗?还是怀念呢?

          演唱会的意义在我看来并非仅仅是看到一个喜欢的歌手唱了很多自己喜欢的歌曲那么简单而已。很多很多人为了一个目标坐在一起,集体关注某个人,产生不同却相似的情愫,每个歌迷都能从中找到某种记忆点,然后散场了各自分开,生活继续。这才是我认为一场演唱会产生的最大意义。所以当许茹芸唱到:“生命有好多的道理没道理,看不见的未来我竟然不在意。”的时候,我鼻子酸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短途旅行 2012年05月26日
    The Shape of A Broken Heart 2011年05月26日
    当我们开始去旅行 2009年05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