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继续,你随意

    2013年06月07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onathan1986-logs/234385661.html

          又是一场酝酿许久后的早高峰时的倾盆大雨让整个北京城慌了神儿。我总觉得这样的雨季下在南方的城市会是司空见惯的日常天气,可在北京就成了某种难得一见的话题,被戏谑,被谈论,被谩骂,被评价,包含的就早已不再是雨本身的范畴所能打湿的潮气。有人说帝都变水都了,有人质疑城市排水系统的问题,有人堵了上班路时坏了心情,有人被猝不及防的淋成落汤鸡却一脸无奈。我在拥堵的路上看被雨淋湿的城市感觉别有一番趣味。路过人大附中的时候,才茫然想到很久很久以前的今天,我心情同样跟雨天一样潮湿的坐在某个教室的某个位置上,用尽最后一身力量奋力一搏的像个壮烈的英雄一样没有回头路。

          9年前的今天,如果我的记忆还尚有温存,另一个城市应该也在下雨,湿漉漉的,人潮拥挤,悲壮凝固。还有,爸爸车里播放的《我要的幸福》,以及自己转过头没忍住的那几滴泪水。

          其实每年的这个日子我都会写写念念,无非是事过人迁后的某种祭奠和感怀。就好比在某个固定的日子固定的去铭刻某个人某件事一样,似乎人生的河流中某个分叉的定点总会迂回着大量囤积的泥沙。只是9年了,是一个多可怕的数字。人的一生也没几个9年的光阴。

          我有的时候很庆幸自己的遗忘速度远强过记忆的能力,所以才会模模糊糊的不那么真实的感性着某些曾经真实发生的事情。否则总是活在过去的状态是无法继续未来的羁绊。但某些定点必定是一个值得定格的片段和画面,所以我总认为没有经历过这两天折磨的人,他的一生是不完整的,也是缺陷的。当然,经历了这两天折磨的人,大多数的人生也都留下了伤痕。但这跟破碎不是一个同义。就好比两个下过乡的知青在多年后相遇时,尽管素未相识却也能相见恨晚的大段热络。这是某种共同的结点。

          翻看2006年6月7日的日志,里面这样写道:“还记得两年前的今天,我在走进考场前的车里听着燕姿的《我要的幸福》不停的流着鼻涕泪流满面的稚嫩和害怕。还记得高考前的晚上父亲虔诚的祈福着我的感冒不要爆发成发烧的恶果。还记得我偏执般的写着明知道老师会望而却步但自己喜欢的文章。记忆在两年的磨砺中没了棱角,我总是难以寻找到高考的两天带给我的兴奋和愉悦。现在回想起那时孩子般的承受力担负着异常的压力就觉得肃然起敬——为我,也为所有经历高考的人。我是不喜欢高考的,因为它太过残酷的扼杀了孩子般的纯真和无邪,几乎变态的压抑着孩子已经畸形的心灵。我想起上次回高中看老师,老师说她都不忍心看到学生一天天的沉默无语近乎变态的折磨自己。但是我总觉得经历了高考你才懂得什么是成熟。那种在黑暗中的匍匐挣扎,那种在黎明前的企盼光明,那种在平淡中的大起大落大喜大悲总让我觉得自己英雄般的走过了人生路中的荆棘和崎岖。还记得高考的第一天午饭的时候听到电视里一个音乐节目的主持人说希望每个考生都能见到雨后的彩虹,然后动力火车的《彩虹》想起,我的喉咙哽咽着,无声无息的吃饭,告诉自己你的彩虹快出现了……”

          现在读来,觉得虽然稚气却也真实的让自己感怀。这两天一直反复的一首歌里这样唱道:“因为年轻 ,追随听过的声音;因为记忆,我渴望所有还未发生的事情。很多地方还是可以想去就去,很多原因适合考虑用完了就丢弃。”

          那么,我继续,你随意。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静止 2011年06月07日
    Please Happy 2010年06月07日
    Rainy Day 2006年06月0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