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动手和沉默

    2014年01月28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onathan1986-logs/254234993.html

          早晨在单位食堂吃了一个韭菜鸡蛋的大包子,没有同事一起吃早饭的日子一年之中可能也只有年前的这几天才会出现。大部分人已经踏在回家的路上或者赖在家乡的被窝里做着美梦,还有几个即便还来上班也依旧保持着晚起晚来不吃早点的好习惯。食堂比平时少了一半多的人,安安静静空空荡荡,打饭的那位大妈依旧记不住我要了什么,还是必须要重复第二遍才会盛对食物。办公楼冷冷清清,我踩着8点的时钟成为层楼里第一个出现的人影。沏了一杯彩玲的朋友从英国带来的早餐红茶,鼓弄了鼓弄那些花花草草后百无聊赖的想写一篇年前的博客,一如既往的没有中心思想。

          上下班的地铁车厢比平日少了一半的乘客流量,路上的交通也不见往日的拥堵和聒噪,公车上零零散散的乘客没了往日的急躁和焦虑。这个2000多万常住人口的城市在年前变了模样,短暂的,却别有情趣。某新闻的头版图集是几幅北京城空荡的街景,萧瑟而安谧。一年之中仅有几天的空档期其实对于这座城来说是另一种恩惠。前几天大包小包行李满身的出城现象也慢慢恢复平静,只不过变少的人群中依旧有超过一半的路人奔向火车站。广播里说,人类历史上最大的迁徙正在进行。戏谑却并无不对之处。

          其实过年对于我来说意义并不仅仅是传统的相聚和欢乐,某种意义上的风俗习惯早在现代化的科技面前变得并不固守和传承。或许更大的意义在于用一个较长的假期沉淀一下之前的自己,承上启下的为下一个年景做个计划和准备。忙忙碌碌的日子重视需要一个平稳的放松期才可以让人继续理想人生。

          年前需要办的几件事情也都告一段落,那天我提着两盒沉重的礼物坐着地铁去看导师,依旧没人或不见,有时候我觉得谩骂并不可怕,最可怕和可气的是沉默和冷凝。朋友问我到底是犯了何等滔天大罪才以至于如此的冷落和不屑?哪怕就算是杀人放了火,认了错也不至于如此的决绝到底。我说我一点都不埋怨导师的处理方式,我从来都觉得每个人的立场各有不同,思想层次和境界也都有差异,你以为未有闪失的处理或许反而是对方觉得大错特错的方式。不能只站在自己的角度去思考问题和坚守立场,所以我自始至终都觉得愧对,便也没了不满和不情愿。我做人的准则之一便是你对我曾经百般的好,只要没有伤害我,那我便会回馈百般的回报,这根你是否接受和态度怎样并无关系。

          那天和朋友一起聊家里的亲戚关系时我说,如果你不曾对我用心和爱护,那休想从我这里得到任何的回馈和反应,我不需要你看得起,因为我本身就看不起你,所以即便是有着血缘关系也依旧井水不犯河水的你走你的独木桥我过我的阳关道。我未曾得到的爱,我也不会用哪怕一点怜悯的心去报答。

          其实大体意思相同,我是很能分得清好与坏的人,而且并不仇恨和走心,这其实是个很好的优点。

          还是那句话,有时候谩骂和动手并不可怕,最可怕的其实是沉默和无视。我被人无视和沉默了,也无视和沉默了别人。

          刚才隔壁办公室里传来了巨大的争吵声,气的脸都绿了的吴师傅被一对中年夫妇骂的狗血喷头,我进去的时候那个中年妇女把桌子上的书报全都摔到了地上,连三字经都爆了出来。我和颜悦色的调和并被一起骂的狗血喷头,后来折腾了半天妇女走的时候握着我的手说小伙子谢谢你,你姓什么啊?我说不客气,咱好说好商量,互相理解问题就好解决。其实我心里正冲着她骂三字经,只是特别礼貌的微笑着显得特亲切。吴师傅的处女座秉性在这件事中显露的特别明显,婆婆妈妈唠唠叨叨说不到点儿上还钻牛角尖。不过毕竟也不是全部的当事人,所以情绪也无法体量和把控。

          很多时候,你要知道,谩骂和动手并不可怕,至少这说明还有迂回的余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