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年又三年

    2014年10月20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onathan1986-logs/271953361.html

         我记得三年前一个好朋友发给我过一条短信说,路过你未来的单位大门口,不知道这深宫大院能不能把你困得住。这三年来我经常在每天一大早走进单位大门的时候想起这句话,日复一日。《碧海蓝天》里有一句话:“人经常会感受到内心的召唤,如果不去回应它,人就始终不能平静下来,如果去回应它,就意味着必须放弃很多心爱的人和物”。其实,这三年,也是一直在回应与不回应之间徘徊。

          其实从一开始就有一种冥冥的感受,是要回应的,只是缺乏一种义无返顾的勇气和毅然决然的冲动而已。

          我把办公室一直养的绿萝拿回了家,一个小盆长出了近五六米长的分支,茁壮而生动。我不想把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留给不加珍惜的人们以及我不再珍惜的地方。离开也并未带有某种怨气和愤懑,当然也不是终于出了一口气的释然,就好比我当时在本科学校里一样,我知道那里不属于我,只是等待时间的流逝来接近最终的彼岸。所以我那四年过的小心翼翼也并不快乐,那个学校以及那个城市疏离的如同梦中的情节一觉醒来就再也想不起来那些细枝末节。可我还是会回忆,有关物是人非,但更多的那段承载了自己四年的岁月时光。

          如果岁月是个神偷,那么那四年和这三年,偷走的是什么,而我得到的又会是什么。这三年,其实在踏实的时光里过的一点也不踏实。

          周末和Tony在ZOO COFFEE里聊了一下午,每次小聚我都会想到七年前在另一个城市偏僻的肯德基里两个人对未来迷茫的不知所措。那个片段在我脑海里模糊而又清晰,就像渐变效果一样忽明忽暗。然后我们都逃离了那个我们不喜欢的城市,Tony出国留学,我考上了研究生。再然后都顺利有了工作,到如今都面对着另一个转折点,我要离开一个工作,而他要离开一个城。

          我问他什么时候再回当时的学校看看?他说一辈子也不想再回去了。我明白,有的时候,回忆和留念有着天壤之别。

          麻烦甜甜帮忙拉运东西回家的时候,我看北京依旧阴霾的天空突然有了一种说不出来的酸愁,跟不舍无关,也没什么不情不愿,就是觉得又三年过去了,终究还是到站停车了。

          只是和四年前一样,换乘,改道,继续启程……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好多假动作 2010年10月20日
    寻找属于我们的麦田 2009年10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