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相看两不厌

    2016年04月26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onathan1986-logs/336975481.html

    这个城市的这个季节多雨,淅淅沥沥的飘落在白天的阴郁中,抑或噼里啪啦的急坠在午夜的安静里。天空有飘散的云和漏过缝隙瞥见的蓝,阴柔而动情。城市区域尽是高耸的楼和穿梭的高架桥,人们匆忙而过,就如同怎么也分不清辨不白的地下铁,交叉却并不交集,有序但冷漠。我时常会想,安妮宝贝的某些作品里的那些画面只可能发生在这个城市里,恰到好处。比如那些潮湿的嗅觉,迷离的双眸,以及某条小路一偶的咖啡店,或是高档写字楼里走出的摩登女郎。于我而言,这个城市依旧像个巨大的陌生的窟窿一样深不见底。而我坐在一边逛荡着双脚浅尝辄止。

    会想念另一个城,干燥多霾,经久不雨,春季刮风。宽敞的街道延伸在更宽阔的视野中,人们无序而拥挤的产生了某种热度和温存。早起后嗓子干燥生硬的味道就如同春天的风吹进鼻腔的气息,生涩而直接。那天被问起那里的人是不是经常吃烤鸭的时候,我喉咙咽了口唾液,虽然眼前价格不菲的西餐极为精致而体面。

    若不说怀念自然是自欺欺人的假象。敲字的当下,耳边的刘若英正好唱到:若真要细数走过那些年,总归还是眷恋,无法事过境迁。

    她的这张专辑第一次听是在发行的当天,青岛的崂山区某个高层写字楼里。我当时说真难听,可现在却觉得怎么听都不厌。慢慢会发现,人成熟了自然会少了太多锐气和戾气。哪儿来的那么多带着棱角的情愫?突然想去趟青岛,我常对别人说,如果让我选择一个国内城市旅游闲住,那青岛一定是不二之选。哪怕前前后后去了好多次,依旧觉得那里是会让自己心安的地方。原因很多,无法细数。

    我收敛了好多锋芒,也规避了好多急躁,在一切都新鲜而不熟悉的这里,我体会到了以前我常常无法体会到的异乡客的某种情愫。小心翼翼,察言观色,误打误撞,会特别习惯的在进地铁时像个异类的放包安检,有时候习惯并不是一个好改变的东西。

    改变注定是这一年我甩不掉的跟屁虫,所以适应自然要成为我不能丢的护身符。适应改变,怎么也不可能毫发无伤。平息倔强,怎么也不可能云淡风轻。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要努力的坚持下去,不期待拨云见日,也不奢望海阔天空,只期望就如同一座岛屿旁边的另一座岛屿,互望不离。

    30后的心愿其实只有一个,不管周遭如何变换,也不管身在何方何处,勿忘初心,就这么简单。希望在十年后,再回望现在的自己,可以相看两不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