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ou may find the souls in London

    2017年01月05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onathan1986-logs/337059899.html

    这是一次有点不靠谱的旅程,没做攻略,也没有前期准备,甚至连加急的签证都是在出行前两天才拿到手,像是每次从上海回北京一样匆忙的收拾了行李,匆忙的向公司请了假,匆忙的座上了十个多小时的长途飞机,连时差都倒的匆忙和仓促。一切都像是被水推的舟,匆忙掉头,匆忙急转,匆忙前行,匆忙跌宕。我只是坐在舟上的人,静候一切,逆来顺受,把着船沿,做好一切前行不下去的准备,好在河水湍急却未有旋涡。坐进飞机的那一刻,我觉得很多疲乏和纠结总算告一段落,之前的繁冗都已成过去式,以后的事情就留给以后再处理吧。

    这是第一次飞出亚洲的疆域,可谁想过竟然会是遥远的伦敦。

    冬季的伦敦吹着大不列颠的寒风,刺骨而凛冽,干脆又透彻。日照短暂的白皙和时久漫长的黑夜变相着两种并不一样的伦敦城,一个明媚的像天使,一个孤独的像妇人。花了十多天的时间去感受伦敦的温度,却又难以言简意赅的去概括体会。这座古老而现代的城市在刻板和多样的两端寻找着某种中和与存续。高傲和友好,不屑和礼貌,宁静和喧嚣,其实在伦敦这个城市都是可以融合与共存的。这里没有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没有干净整洁一尘不染的城市面貌,也没有一派朝气的蓬勃向上,有时候我觉得伦敦就像是一个经历了太多的老人,有了皱纹,但儒雅和端正,冷傲又温存,绅士的穿着得体的衣着,看着来往的人们,多数是一本正经的面无表情,但也会时而露出孩子般的笑颜。

    我喜欢伦敦的公园,市区里大大小小的公园不加修饰贴近自然。各色各样的树似乎有充满灵气的法术变幻莫测;各种鸟类集聚在公园的河边或是休憩或是觅食,与人共处,相安无事;四处乱跑的松鼠会突然爬到你的腿上用萌萌的双眼索取食物;跑步的人们穿着短衣裤在接近零度的气温下喘着热气;散步的人们悠闲自得面露和气;天然的草坪自然干净广阔明媚……倘若气候温暖时大量游人躺在草地上晒太阳或许会有更多美好的静致和气氛。

    十多天不足以对伦敦这样的城市有足够充分的了解,也远不能走遍伦敦每一个区和每一处景,体会只是表面的,感受也仅是初步的,有好有坏,有惊喜也有失望。伦敦给人的感受绝不是第一眼美女的初见便惊艳,它需要更多的时间更慢的节奏更深的投入才会被人去感悟。就像那天在伦敦听到的Greyson Chance应景的新歌《London》,里面这样唱:Under the every faith you miss, You find the sadness, and sorry and souls. You feel all of the crisis, all of men, you feel all of their fear. And in your voice, and in your eyes, my mind sees thoughts that I can hear.

    伦敦是座有魂的城市,那些souls需要有灵的人去体会。

    等待红灯,眼前的公车上是Lawrence的新片宣传

    Hyde Park里的鸟类像极了一副精美画卷

    St.James Park里喂食的小男孩即胆怯又勇敢

    公园里跑步的市民,接近零度的寒冷也抵挡不住运动的热忱

    Green Park里喂松鼠的小姑娘,一遍喂食一遍小声的和松鼠对着话

    Oxford Street圣诞节的夜色,点亮了伦敦丰富多彩的美丽

    安静的泰晤士河沉稳而厚重,远眺伦敦塔桥似乎能感受这个城市的血雨腥风

    因为票sold out而最终没有上去的伦敦眼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北京,雪 2010年01月0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