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慰

    2017年01月12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onathan1986-logs/337062512.html

     

    公司卫生间里有几个水养的盆栽终日不见阳光却也长得自得其乐,我会经常替代了物业阿姨的工作给缺水的玻璃盆里灌水以期待这几个能开出花的绿植可以在被人遗忘的某处实现自己并不被人重视的价值。我只是单纯地觉得每一种生命在本源上都一样,并没有贵贱之分,所以帮助一个生命复苏生长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做了一件善事。

    从伦敦回来的这半个月过得就像是这几株缺了水的植物,虽然依旧在生长但内心却静默而孑孓。不起伏,不跌宕,不兴起,不炽烈,一切平淡如水又近乎泥潭的固化与杂糅。青黄不接的感觉压抑着某种力量欲盖泥章,于是假借所谓的“水逆”,寄希望于拨天见日。

    整个2016年过的折腾而颠簸,身在远方心亦漂泊盼归,不想一一细数这一年的所得所失,故也就没了从众般的总结和展望。如果说一个人的一生总要有那么几个年景是值得回味和念叨的,那2016年注定会成为我这一生排名前列的回忆年。回忆什么呢,一时又难以明述,千头万绪,就像缠绕的毛线,捋出个头绪,挺难。

    有朋友说,如果有机会一定要坐下来好好听听我这一年的故事,不一定丰富但却一定多彩。或许人这一生需要多彩的过才会让生命的流转不显得生硬和无趣。所以我总是用这一点来宽慰自己,至少你多彩了。可是你要知道,人的宽慰背后一定是有一种并不舒坦的反面论点,否则干嘛去心宽安慰。

    有的时候多少也会觉得迷惘和顾影自怜,但顶多是有时。因为我一直觉得人生的把控权其实一直在自己的手里,只是选择的左右为难让自己不得不趋利避害的纠结和思考。拿不定主意的时候最让人不豁亮。再加上客观作用力就更让主观的能动性有了模棱两可的错综复杂,进而寄希望于时间这个巨大的解释器给出答案。

    其实就是这么回事,只是用语言表达出来显得貌似高深了很多。

    上个周末赶在雾霾最严重的时候回了北方,吃到了妈妈做的炸酱面和乱炖熬菜,瞬间觉得纵使花花世界再灯红酒绿多姿多彩也抵不过家里朴素的锅碗瓢盆给予的滋味和满足。或许这是这次去英国后给我最大的收获,好与坏是因人而异的,好不代表你可以去享受和享用,而很多时候所谓的坏也并不一定就是无所是处。习惯这个东西是很多时候最终决定的关键所在。但若是把一切都归于习惯也未尝是件好事,比如习惯了某些固步自封的想法,习惯了某些堵耳听忠言的反应,习惯了某些自以为是的判定和认为。人越是年龄渐长就越是习惯很多人或事,或好或坏。

    周一那天我起了个大早却赶了个晚集的跑到朝阳门面试,早高峰的公车上来来往往的人和窗外转瞬即逝的景让北京的清晨显得纷繁但踏实。公车上的售票员大姐不假思索就脱口而出的报站和提醒时常伴随着伸出车窗外的小红旗让人忍俊不禁却又觉得温暖的像早晨七八点钟的阳光。路边有各种脏乱差的早餐小摊贩,有各色各样土洋结合的行人匆匆,有骑着三轮卖水果的小贩,也有开着豪车抽着烟的有钱人,我想起一个在国外生活的朋友说过的一句话,国外空气好人的素质高但是真的好没劲,北京虽然脏乱差,但是真有趣。

    可在上海我却总也找不到这些“有趣”,人们刻板而逐一性的生活,冷漠而缺乏热情的守着规则按照规矩的工作和生活。很少插诨打趣,也或者是他们的所谓的有趣在我看来甚为乏味。也许还是归结到“习惯”这个潜移默化的动词才好解释很多别人无法理解的既定事实。

    到了而立之年,我似乎依旧并不清楚自己特别想要什么,要怎样的工作怎样的生活和怎样的自己。可庆幸的是,这个2016年让我特别清楚了一件事,就是我到底不想要什么。

    权当是自我安慰,有一句歌词不是这么唱的嘛:能安慰自己的人比较容易快乐。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准备上场 2012年01月12日
    Cold Winter 2010年01月12日
    回归中…… 2009年01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