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座右铭

    2010年11月09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onathan1986-logs/84045527.html

          在大家一片沉默表示不置可否后,晚上的K歌行动顺利实行。计划的过于迅速和果断,整个部门在临下班前开始雀雀欲动的期待晚上的High歌会。我和Y以及小钟赵哥先行出动,打了不到五分钟的车程到了朝外的麦乐迪。在大家都未到之前我和Y霸着麦克开始开嗓练习,事实证明对于没有任何唱功可言的人来说,开不开嗓意义并不大。大家到齐后点饭边吃边唱,我一手拿着披萨一首拿着麦克音不在调上的自我陶醉,Echo说反正大家没听过这首歌,唱的好坏没人鉴别。尽管都是80后可是85前后的分叉区别在歌曲上分裂严重。我和Y基本都是当代的流行曲,而其他人都四大天王和邓丽君。最扯淡的是,我和Echo一起合唱了陈绮贞的《鱼》和《还是会寂寞》后很投入的又和丁丁一起合唱了《爱情买卖》然后和Y唱完了《另一个天堂》后又和Erika唱了《月亮之上》,而且我发觉《爱情买卖》和《月亮之上》真的是难得的神曲,非常好唱而又烘托气氛。大家在中途时段开始控制不住的卖疯,集体起立拿着纸巾挥舞摇摆。捧腹大笑后满头大汗的意犹未尽。平时经常点的慢板抒情都消失不见,一首首疯癫的歌曲此起彼伏。邓丽君、汪明荃、蔡琴、蔡国庆、五月天、陈绮贞、王力宏、周杰伦、凤凰传奇、胡杨林、杨钰莹、孙燕姿……你可以想象这好似一场多么让人纠结和无厘头的大杂烩。唱了三个小时意犹未尽,最后一曲难忘今宵每个人都没有在调上,安可曲张震岳的《再见》被我一个人霸占后被大家祸害的“泣不成声”。散场后因为Echo姐的车限行,所以只有一起和赵哥搭成顺风车回学校。朝阳路上的风景虽然并不亮眼却勾起了很多并未残留在记忆深处的回味。夜晚的北京有种说不出的魅力所在。我一直幻想着以后工作了,晚上约几个好友一起卸下白天的伪装和疲惫在欢声笑语的饭馆里,安静的咖啡店里或者嘈杂的K歌房里宣泄压力释放抑郁。然后开着车各奔东西回家睡觉。
          手机在白天的时候安静的只接收了两条移动的新闻和一条广告短讯,发件箱是空的。我甚至一度忘记了带着手机就出去吃饭和开会。手机被安静的放在包里没有任何动静。我慢慢觉得手机变得已经不再是一种依托和习惯。这样的状态其实很好。晚上唱歌的时候收到三条信息,一个是飞哥催我上交成绩单好帮我明天去盖章,一条是我妈说儿子我想你了,还有一条是Peter的问候。我都没有及时看到,然后延时发送。我想起童和YU在遥远的厦门和上海打电话的时候那些依旧热络的感情。“他,有时候是她,时不时来一个电话,电话絮絮讲完了,你轻轻放下听筒,才觉得,这其实是个“相见亦无事,不来长思君”的电话——什么事都没有,扯东扯西,只不过想确认一下你还好,但是一句思念的话,都没有。”这句话说得真好。
          清心寡欲,宁缺毋滥。这又成为了我近期需要做到的座右铭。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我是认真的 2009年11月09日
    做秀 2006年11月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