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hall we hope

    2010年10月31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onathan1986-logs/84045542.html

          午后的阳光大幅度的倾泻在身体的各个部位,刺耀的睁不开眼睛,这种久违的温暖尽管短暂但却强烈。在那几分钟里我闭着眼睛什么都不想的漫无目的放空静止。难得悠闲地午后,尽管外围的聒噪和纷扰像极了飓风一样的狂躁,但是我在风眼中心安静的抽离。不是厌倦了,是我真的有点累了。
          我总会频繁的想起去年的悠长假期,每天的下午都会骑着单车跑到健身房里散发大把大把的汗水,一个人寂寞的在跑步机上和坚持抗争的那些时候一点也不孤独。然后冲个热水澡骑上单车穿梭在斑驳深浅的树叶光影中慢慢悠悠的回家。忍不住了就买杯热奶茶坐在小店里一个人安静的喝完了继续上路。那时尽管日子单调,也没有现在这样的热闹喧嚣,却有一种属于自己的小快乐。岁月静好。
          如今我时常觉得缺乏一种归属感和安定感。尽管每天都可以有忙碌不完的事情,可是回头一看似乎一切皆空。也可以找不同的同学朋友谈天说地,但却大多强颜欢笑的敷衍了事。我心知肚明这种过程需要一种耐性配合着过度。也清楚明白这样的状态大多是庸人自扰的小矫情。但很多时候越是明白就越让人纠结。所以我一直希望自己是一个活在糊涂世界里的小傻子。希望永远是希望,变不成现实。
          我有种特别强烈的感觉。就是我真的能体会到蜕变是一种多么可怕但是不可避免的过程。我不是故弄玄虚的在咬文嚼字一样的矫情着装成熟。只是我突然间就不认识我自己了。好像是一体两面或者分生两人。上次在汉拿山吃饭的时候我问李总我是不是一个让人很有压力的人?李总说我是一个很可怕的人。然后我以同样的问题再去问周围的朋友,似乎都不置可否无言以对。其实,扪心自问后我觉得这种所谓的压力不是你给别人的,而是你施加自己的。
          我的心有一道墙,墙的里面是一座没人的城堡,墙的外面是一片艳阳高照的花花世界。
          如果多一天蹉跎,你会放弃还是挥霍;如果多一秒斟酌,你会重头还是依旧;如果多一条线索,你会看破还是求救;如果多一个念头,你会成熟还是熟透……
          Shall we hope?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