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e Ocean and Me

    2010年10月14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onathan1986-logs/84045562.html

          盯着电脑观看并筛选密密麻麻的Excel表格后觉得头脑发晕沉闷缺氧。冲了一大杯不加糖的苦咖啡依旧不见效果。中午因为犯懒吃下的两个煎饼让我开始有种被填充满的不适感。可是我依旧忍不住的不停剥着刘老师买来的板栗往嘴里塞。沏了一大杯普洱茶。五味杂陈。
          和好久不见的Kunimi聊天,Kunimi说他辞职准备去Dior Homme工作。我想起去年上海的之行历历在目就觉得格外珍惜。和Kunimi说好,等我这边的房子能住了他就带上朋友再约好贝贝一起来过圣诞节。Kunimi说快点写一篇关于他的博客,否则都没兴趣看了。你也知道,这段实在是勉为其难了。
          波波把实习的工作辞掉了以后对着电脑的美女图像整夜未眠,玩的畅快。然后有些如释重负般幸灾乐祸的对我说,他终于可以不拥挤地铁玩命了。我无感,也无言以对。我越发不会被情绪轻而易举的触动,所以也就越发感到害怕。我觉得我是一个很无趣的人。
          每天朝九晚五的生活成了一种一成不变的固定模式。每天看地铁形形色色的人,对视形形色色的眼神,但却只有一颗毫无形色的心。带着耳机听形形色色的歌却没有一首能真的停留在耳边repeat。我对Tony说,这样下去估计我到40岁了很可能把工作一辞房子一卖,跑到海边的某个城市开一间自己的小店远离这种聒噪和喧嚣。Tony说当你真的到了40岁,或许你就会因为各种现实和名利而舍不得离开这个城市了。有的时候,向往大多都是一种妄想,而妄想永远不能和理想相提并论。我的理想是当一个有钱有地位的人。我不掩饰,这很现实。至少短期理想是尽快抽离挤地铁的玩命行为。
          机会开始慢慢的浮现,我平静以对没有任何奢望和幻想。我不知道太过冷静和漠然的态度是不是一种失去激情的逆来顺受或者顺来逆受。我觉得我太过于缺乏激情,荷尔蒙分泌的量过少密度也稀稠。比如你问我,现在最想做的一件事,或者什么能让你格外满足或者开怀大笑。我还真的不知如何应答。
          在当当和卓越逛了很久,看到Sophie Zelmani的唱片难得引进了内地,兴奋之余斗争了许久终于还是打消了购买的念头。我暗自发誓等我挣钱了一定毫不吝啬的买很多唱片表一墙。看着就欣慰。《The Ocean and Me》是在夜里和自己的对唱。我能听到你听不到的自我浅吟声,所以你看不到背影消失后的繁星隐去。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左撇子,我很忙…… 2007年10月14日
    消失的意义 2006年10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