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战

    2010年09月23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onathan1986-logs/84045581.html

          太久没有感受的重感冒在早已忘记它本身滋味的这个中秋节来的有些唐突。我疲于应付的不知所措让自己都觉得是场小事一桩的滑稽表演。人就是这样,在长久失去某种感知和状态后突如其来的哪怕是片刻侵袭都会像是一种蝴蝶效应,振动翅膀引起海啸。或许我们都需要这样一种打破生活僵局的桥段来让自己安静下来去承上启下,且不论这种方式是好是坏,是喜是悲。
          我才发现其实这样一场别来无恙的感冒期过于小题大做的原因在于缺少锻炼的弱体质以及道貌岸然的抵抗力。如果非要涉及外部原因来搪塞自我不足的话,我想可以把前些日子的忙碌和心累当成一种借口来敷衍。其实对于这样将近一年未遇的身体罢工,刨除生理上的有益之外,我想更多的是一种心理上的短暂获利。如果不用这样干涩的词语来故弄玄虚的话,我更想说,正是这样几天低谷的失落期才让自己更认真的用心去审视关于生活以及关于自我的那些无所谓值得与否的大道理和小心绪。
          感谢这些天给我鼓励,受我臭脾气,让我任性的那些人。有的时候包容的本质含义就在于对蛮不讲理的臭脾气视若无睹的坦然。而庆幸的是我一直是自我怂恿的始作俑者,你们永远是被动接受的爱我的人。道理我明白,现实我迷离。应然我理解,实然我懵懂。所以自我纠结和他人包容的两极中间我总是摇摆于不快的大范畴里缱绻踌躇。这些你不用懂,也用不着懂。毕竟连我自己都一知半解的模糊着。
          我时常在扪心自问,是什么让生活变得这样索然无味,又是什么让日子变得这样干枯沉闷。我似乎一直在循规蹈矩的兜圈圈,微笑的,可是并不快乐。你看到的我不是蓝色的,所以你看到的永远不是最真实的那个我。有的时候自己也觉得无所适从,就好比Inception里那个旋转地陀螺,我根本不清楚它是否会戛然而止,一个道理。有的时候我像一个长舌夫,霹雳啪啦的滔滔不绝让自己都生厌,而有的时候我又像一个缄默着的哑巴,压抑的让别人都觉得沉闷。
          在看一个关于燕姿十年的长片子时,我突然就流泪了。就是燕姿说“多苦,我也可以很伟大,这样子”的时候,就没有征兆的突然流泪了。有的时候真的觉得,有一个这样见证自己生命成长的精神力量是一种何等的难得。而她说的那句话,我懂。所以我想,也许在某一天,某一刻,我也会像她一样,选择短暂离开。因为你已经看不到生活还能给你些什么了。
          不喝咖啡的日子依旧孤枕难眠。凌晨三点的时刻大脑是跳跃的,意识是清醒的,呼吸是匀称的,夜色是迷人的。我转过身子,用手轻轻摸着发髻的突兀,就忽的心酸了。一个人的时候,是自己对自己的自言自语。我甚至忘记了梦境的开始,更记不起梦境的结尾。我不希望以后长大的日子,那些无奈的药物作用会成为生活的必需品。
         “生活本来就是对每个人都不容易的事情。维持它的意义是为了找寻你认为值得你活着的东西,比如感情,比如爱,比如阳光和海。我仿佛始终都是一个没有人生观的人,对生活似乎也没有一个适合我年龄的认识。回过头去看我留下了些什么,我想,是一连串的小幸福,还有一连串的小遗憾。以后的世界是什么样,我猜都猜不出来。我总是比别人慢适应新事物,可是,我总能找到一个人带着我去适应新事物。我不想长太大,我不想懂太多。我不想总是在现实与理想,感性与理智之间抉择些什么。不知道该怎么走,那么就选择一条路走下去吧。生命不能回头,但却可以拐弯。但无论做了什么,总是有收获的。 for someone , for me . ”用25岁时燕姿的这段话,于我共勉。
          病愈后,不如干脆跟自己作战。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感觉 2011年09月23日
    萧亚轩—《钻石糖》 2009年09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