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月15日,北京,雨

    2010年07月15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onathan1986-logs/84045652.html

          这个季节的雨天北京其实跟南方的梅雨季有些雷同,闷热、潮湿、低压以及朦胧。到达北京已经将近十二点,然后在西站到军博的路上找北京银行。绿色的布鞋被泥泞的积水侵染的不成样子极为尴尬。我像一个农民工一样狼狈的打着雨伞在办妥一切事宜后逃窜进地铁站直奔回学校。其实到了学校的地铁站后,心情就随之轻松了很多。雨一直下,尚未停歇。只是我潮湿闷热的心突然间变得清爽明朗了许多。
          学校里人少了许多,清净了不少,雨后的核桃林安静的像一个无人踏寻的境地。雨水的潮湿弥漫了整个校园的肃穆,这是这个学校极为少见的沉静和踏实。回宿舍开始收拾行李和整理书桌,洗了一大堆衣物,抱着几条挂了许久的牛仔裤跑到一楼的洗衣房里彻底的滚动清洗。整个楼因为毕业的离校而安静了不少。学校里每个宿舍都安装空调的行动让我觉得真是老天开了眼。忙碌到下午4点多终于晾满了衣架,然后飞飞打电话说要吃饭,波波说让我改天去和飞飞吃,今儿他请我吃。后来斟酌片刻后打算叫上弟弟和美丽以及飞飞一起去吃湘菜馆。弟弟在新华社实习,我说你不回来以后就别跟我吃饭,于是弟弟飞奔回校准时在开饭前到达。饭吃的还算可口,只是言谈举止在我看来只能说是我一直在游离。打圆场以及审时度势的本领还是尚且合格,所以我一直保持配合的姿态笑的前仰后合。弟弟说我是一个让人永远看不透的神秘的人,美丽说她是多么想走近我的私生活看看我真实的面目到底是怎样的不同表面。飞飞一语中的,他说,其实这个交流圈子不属于他,所以他才不会轻易地表露本性和显示快乐。其实,我一直望向窗外的最大原因是,我觉得很多人自以为明白的无人能敌,但是却肤浅的甚为可笑;而有的人自以为明理的头头是道,但却浮夸一番毫无重点。作为一个大家谈天侃地的畅谈会,我没必要深入内涵的去刨根究底,所以积极配合高调响应是最为妥当的方式。我很多时候都觉得言多必失这个至理名言的确有其道理,做一个完美的聆听者很多时候都是一个完美的角色扮演。
          饭后已经是晚上十点,飞飞让我陪他在校园散步。总是摆出老大哥的师长风范的飞飞说了两句让我觉得还算靠谱的话。一句是对我说,你在三十岁一定会是个特别优秀非常吸引人的男人,另一句是,我担心如果让你扔掉一切背后的力量单打独斗的闯社会,你会不会还像现在一样的让人刮目相看?相对于第一句满足我小小自恋的话,或许我更应该看中的是第二句的一针见血。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