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ack Cafe & Eye Socket

    2010年05月24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onathan1986-logs/84045698.html

        Tony提前一个多小时在一个错误的地点等待我的下课。北京的夏天聒噪闷热的让人不耐其烦。我感觉着汗滴在脖子里打转后消失不见,我是讨厌夏天的。走了一公车站的路程见到了好久未见的Tony。依旧别来无恙。Tony问我怎么现在黑成这样了呢?我才确信课堂上女生说我肯定涂抹橄榄油的玩笑其实还是有根有据的。坐地铁到国贸的SOHO里面吃吉野家,和Tony从经济聊到政治再从神学聊到法理,包罗万象的海纳百川。我有时觉得身边有这样一个可以用理智与成熟来博弈的朋友是一种不可多得的财富。Tony迟到的生日礼物让我喜上眉梢的深受感动。源自德国的DAVIDOFF Cafe或许是我到目前为喝道的最特别的Black Cafe。六年多的朋友没白做,他最了解我的需求是什么。
        在学校交谈的时候Tony说这个学校的学生每一个是都花枝招展的招摇过市。奇装异服或是性别不明者比比皆是。我说这是这个学校最大的表面特色但却并不一定代表了浮华背后的一无所有。其实很多时候被鄙夷的正是自我肯定的一种褒扬,而被夸赞的却恰恰是某些眼中的不屑一顾。Tony说问我后不后悔来这个学校。我笑而不答。我无法给出一个坚定而中肯的答复。
        连续三天平均睡眠不到6个小时的持续性绷紧神经,最大的反应就是黑眼圈像水波一样的泛起涟漪,一波一圈的潋滟不觉。眼霜这种外界作用力远远无法弥补内在的恶性循环。所以我决定摘掉隐形带上黑框眼镜以便遮防。早晨和51赶在大家到达之前在学院楼提前回合商榷导师布置的任务。却依旧未果。在大家忙着记录答辩过程的一个上午时光里我和51坐在办公室里面耗着时间不干正事的百无聊赖假装忙碌。我想到行政组织学里的一些知识问题,比如,上级布置一个连他都不熟悉的困难任务给你,你应该做到什么程度才好?再比如,你临危受难接下了同事的烂摊子,你应该如何去表现以及回报以达到让上级的满意?或者,一个根本就无法完成的左右为难型工作,你应该如何向你的上级说明和汇总?
        昨晚和贝贝相谈甚欢的笑的眼角纹四起。计划计划等忙完了这些琐碎的杂事后如何到贝贝的根据地招摇过市的吓了夏天。只是Black Cafe & Eye Socket的相得益彰何时是个终点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