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e coming restless spring

    2010年04月13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onathan1986-logs/84045731.html

        连续两天的无聊课程终于结束了一整周的课堂安排。当宋娘娘在课堂上温柔的对着窗外说到春天来了万物生的时候我正看着窗外惬意的愣着小神儿。北京春天的下午有着独特的美好,阳光明媚的湛蓝开来清澈的婴儿蓝,有风但却直爽的吹走了矫情的拿捏感。满眼蔓延的绿色正在渲染这个晚春的单调色彩。一杯温暖的绿茶,慵懒的支着下巴,听着絮叨的授课,望着春天的晴朗。就像宋娘娘一再重复的那句话,我们去旅行吧!
        饭量随着噪春的到来开始生机勃发。总是填不满的肚子总会像一个欲求充沛却富有弹性的气囊。胡吃海塞后依旧乐此不疲的继续填塞。我是觉得如果连进食都受到限制那人真是白活一场了。饭后散步的时候我觉得这个春天来的姗姗却格外美好。我总是犯那种贪婪在舒适中就幻想消逝的坏毛病。不知道是太过于未雨绸缪还是杞人忧天。或者是我天生缺乏安全感和归属欲的本质作祟。我站在开的盛大的樱花树下面突然觉得虽然花开的短暂,但是却历久弥新,轮回反复。其实很多事情跟樱花完全南辕北辙。那么,我承认我实在是没必要在这样的大好天气里面强词夺理的庸人偏自扰。
        下午和飞飞去拍照。我说我要个特艺术的那种。结果这张看不到脸的逆光照应运而生。和飞飞聊了好多后觉得他真是一个值得去佩服的人。吃完晚饭后和V到操场上闲逛的享受这个春风沉醉的夜晚。操场是最好的青春纪念册。这句话说的是真靠谱。
        我春了春天。那么你呢?What a restless spring!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明天晴天 2006年04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