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墙壁,蓝屋顶;春三月,谓发陈

    2010年03月25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onathan1986-logs/84045743.html

        零散的生活片段被一段段幸福感包裹成一整片白蓝相交结的画面,干净悠远平淡深邃。我很多时候都在面无表情的凭空放逐大脑的思绪。不是一种敷衍的故作冷漠装镇定而是总会在某一刹那突然觉得生活的一切似乎都像一场没有轮廓的梦,而总以为清醒的却只是梦中人。我在过滤思绪的逐一排顺这些看似支离破碎但却历历在目的点点滴滴。我对W说我这博客有点写不下去了,就如同W给出的理由一模一样。其实很多时候中心思想并无他意也并非想要歧义,只是刻意隐喻的种种欲言又止总会在敲打键盘时出现卡壳的尴尬和无奈。游走在写实和印象两个派别的不成体系其实是最抽象的自我安慰。
        我不想得瑟那些只是表面现象的简单。吃了二外的韩国料理,认识了朋友的好朋友,走了从此熟悉的路,尝了G先生的香锅,喝了找茶,逛了中关村,坐了漫长的地铁,看了那一张傻笑的脸,听了那一首首清唱的歌,醒了那一段冗长的梦……其实绕来绕去终究归于原点,像是在一个扩散开来的涟漪中不停地自得其乐。
        我不想是月球。也不想是行星,但更不想是太阳。我只想在白墙壁蓝屋顶的自我构建中寻找到属于这片小天地的银河系。
     

        童在遥远的厦门打来电话说那些我体会不到却可以一起微笑的生活琐事,一如既往。我突然很难受的想说其实我很想念你,就如同你一样想念我。仿佛我还像是在学校的“小花园”里,你对我说今天身体不舒服晚点去自习。我很好,那么你呢?
        鹄姐在下课后约好一起在附近散步聊天。在密不透风的一句一句层层累加不留缝隙的滔滔不绝后,胡鹄姐说昊昊你也发表些意见和评论啊,然后鹄姐清了清嗓子继续抒发感情,仿佛是多年未见的老友恨不得把所有话一股脑的说出来。从同学到导师,从学业到工作,从友情到感情。很多时候我觉得做一个倾听者远远比当一个演说人更要用心和费精力。
        和Yu通了电话,免不了又是京沪两地的口水战。Yu说,我真的认为昊昊除了有的时候喜欢唠唠叨叨,没啥缺点。以前偶尔哭个鼻子,但是现在随着知识的增长,人也越来越有深度了。要说有一点什么忠告,就是多面对自己,多爱护自己,没有必要在每个人面前都那么坚强那么优秀。其实归根结底,你是个特别简单的人……我甚至已经看见了,你毕业了找到不错的工作,安安分分地过着平淡而有趣的生活。我对Yu说,谢谢你懂我。虽然我依旧觉得这样的过于美化其实也有些不切实际。
        和端端同学跑到超市买面包,我非常正经的应答端端在我看来从来都不正经的回应,再用非常不正经的方式对答端端偶尔正经的问题,总之没有相投意合的正经事儿只有来来回回的纠结和无奈。端端帮我查了上学期的专业成绩,我当时一看那分数简直又自恋了。这也忒他妈的高了吧。怎么连低于90的都没有呢?这次允许自恋。
        M的签名让我看的心里格外难受,不管这句话是否是说给我的,但是我总觉得很多时候我无能为力的去把控一些连我自己都力不从心的事情。所以我会选择一种短暂的消失来平淡一些在我看来即将泛起的浮萍。其实心知肚明的默契在聪明人看来都是缄默以对的方法。我只想说,“请”这个词眼在我看来实在足够扎眼。而且泯灭了太多的美好。
        你们幸福吗?我希望你们都幸福。春三月,此谓发陈,天地俱生,万物以荣。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地铁 单行道 2006年0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