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忽然之间

    2010年01月24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onathan1986-logs/84045810.html

        开始听莫文蔚。这个女人让我觉得纯粹是一种再强烈不过的性感和美丽。我总会在某一种特定的环境和氛围中糅杂了太多五味杂陈般的心绪后开始听这个女人的老歌,五年前甚至十年前的那些经典。就如同我在某个特定的状态下疯狂的迷恋燕姿那些伴随着自己走了青春岁月的旧唱片一样。这种相得益彰的配合只是有时,但是并不多见。可是每次都渗透心髓的淋漓尽致。
        早睡晚起的状态让我觉得自己在睡眠中浪费了太多美好的光景,却安于现状的不想改变。睡眠像压抑了太久的死火山终于轰隆的再某一刻强劲的的喷发。梦境就像伴随散落的火花光怪陆离跳跃刺眼。我梦到大群的猫、物是人非的脸、变幻莫测的自己、不成逻辑的虚幻,我梦到自己身居少林武功卓群和一群对手搏杀的血肉模糊,我梦到即将发生的一系列生活所迫的种种必然,虽然诙谐却也本质真实。我想,睡眠补充的只是体力而透支的却依旧是运转不下来的大脑。醒来后头疼的厉害。
        时常在半夜醒来抓起手机看时间并开始半梦半醒间的思维颠沛流离。然后醒醒睡睡并不踏实却也甚为满足。钻在厚厚的被窝里翻来覆去各种姿势任意舒展。有的时候醒着也像睡着一般迷蒙。有的时候睡着也跟醒着一样清醒。
        我记得刚到广院的时候我对自己说清心寡欲宁缺毋滥。我不知道自己做到了几成。半年过去了,我时常想做一个简短的总结,可是我无法做到海纳百川的有容乃大,所以欲言又止干脆放弃。现在的状态似乎简单的让人有些纠结,很多时候我不得不承认庸人偏自扰。
        我不能闲下来,我做不到云淡风轻的心无旁骛。但是无风无雨的小世界却格外让人缱绻眷恋。看一部电影,看一本书消磨一个下午。开始在潜心完经济学后,再次钻进政治学的死海中企图漂浮。研究一个个政治家和思想家的理念和主张其实有的时候也是件挺有乐趣的事情。其实智者永远是让人敬慕的,而那些站在高处的学究和奠基人总是用高度来鄙视一切的。那天和贝贝聊天,彼此都觉得现在看那些流于表面的所谓的俊男靓女或者红男信女们都感觉是那么肤浅和单薄。外在的东西永远填补不满内心的空洞。所以真正让人佩服让人爱慕的是那些内外都饱满的人。不张扬却有足够的深度高调。
        莫文蔚唱着《忽然之间》,听的让我说不出的心酸,与歌词无关,只是那种简单的调调和干净的唱腔让我觉得可以不停的重复下去。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下个星期去广州 2009年01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