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还能孩子多久?

    2009年12月29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onathan1986-logs/84045846.html

        当逼近年末却依旧不见转观的匆忙幻化成一种麻木的习以为常时,我告诉自己,你该脱离一阵子了。这样渐渐变成一种生活方式的节奏感极易让人深陷其中的看不清楚外表华丽的内在腐烂。我一直在这样说。有些矫情的道貌岸然,但是这种始料未及的状态的的确确是我以前没有想到的以后。有的时候我在想是否自己刻意的在把自己往一个并不现实的状态里填塞。然后饱满的充实感占据了琐碎的空隙便也觉得这是一种理所应当。就像我一直在疑问自己的是,天天疲于应对起起伏伏的小事情之后你又得到了什么?我说不出,也无法深思熟虑的给出模糊的答案。我承认,这样的生活是我厌烦的固定模式,就算是略微也罢,但的确不是我向往的。
        我开始觉得睡觉是一件浪费时间的事情,而辗转未眠的状态更是一种奢侈的虚度年华。所以我开始推移入眠的时间,生物钟也随之后移。入睡的时间缩减到最短而且睡得平静,一夜无梦。只是时常在清晨中匆忙的睁开眼睛看手机后再次并不安心的睡去,反反复复。开始再次抑制不住的胡吃海塞,然后一再宽慰自己说,假期一定每天去健身房并健康饮食,所以在自我怂恿的前提下,恶性循环一发不可收拾。救生圈开始充气膨胀,我总是在一种明知故犯中变得麻木不仁。
        散乱,零落,像一部让人无法聚精会神的肥皂剧,演的潇洒,导的利落,可是,看的乏味。
        我最怕在一片绚烂中走失自己。所以,当看到图书管里安心看书学习的同学时,我是多么的喜爱。我多想能安静的捧着一本书心无旁骛的凝刻一个下午。
        于是我发疯的想回家,在我不大的小屋子里,半掩的窗帘,透隙而过的一米阳光慵懒的直射在不知名却格外喜爱的花草上,一本书,一支笔,一个人,一颗心,一张Jazz唱片,一杯咖啡,还有一个无人打搅的冬日午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