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日流水账

    2009年11月27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onathan1986-logs/84045882.html

      25号  
        帮导师寄完EMS后直奔地铁换了两次乘在中午12点前准时到达魏公村然后一分不差的在北外东门碰到了刚下课的表妹。对于这样的学校我一直有一种莫名的喜爱感,说不清缘由,只是感觉身在其中很是舒服。明显缺少学术气息的红男绿女们对我的吸引力远远大于像北大那种吃饭都在谈政治的高知识分子们。我承认我越来越华而不实的道貌岸然了。中午两个人的涮锅吃的除了满足剩下的就是超负荷的胃口难以消化的窘境了。表妹说一转眼四年时光就像快镜头一样马上就要谢幕剧终,容不得半点中场休息的体会就仓促收尾。我还记得三四年前站在北外门口傻里傻气的冲着快门摆pose,还有08年伊始的零点零分我在北外的留学生公寓楼里一个人听着窗外各种不同的新年问候时泪流满面的无助。时间总会在不经意间告诉我们回头的路已经看不到尽头了。
        为了不影响表妹的周末国考,在吃晚饭后便say8,然后到索尼维修取MP3,换了主板的机子焕发一新后让我格外欣喜。晚上Grace的英文课我特地跑到靠后的角落假装低调。关于男士着装的讲解让我格外受益,并决定以后一定要穿法式衬衫尽显闷骚范儿。对于闷骚的特质我实在怀疑为什么Grace在提到这个字眼的时候旁边一排的女生一起指向我,然后Grace又出其不意的问我是否会像课件上的男人一样闷骚的着装,结果满教室的人齐刷刷的扭头注视我,弄得我顿时脸通红的缩头缩脑格外尴尬。好吧,我承认我很闷骚,但我觉得没什么不好。那就继续沉闷的那个下去吧。
        26号
        宋娘娘的课依旧毫无改观的沉闷致死。我带了三种报刊杂志然后被不足十个人一抢而空,非常卖力的一个同学在讲台上滔滔不绝的念经,宋娘娘稳如泰山的打坐。一个上午的光景难熬的折磨人无法忍受的耐性。加之《城市画报》彻底让我绝望的装逼内容,我只好看着窗外安静的愣神或者从闭目养神温柔的过渡到半梦半醒之间然后自然地进入梦境。
        下午和小鹄一起去电视台。从1点半一直开会到晚上9点。时间转瞬即逝,神经高度集中后忘却了肚子准时的饥饿感。小孙在7-11买到的巧克力应景的充当了填饥物。九点钟离开电视台的时候走在北京略带雾气的夜晚突然想到几个月前坐在爸爸的车上连续几天从安定门到学校的路上心中期望何时能够自己步行穿梭在这段尚且没有认真走过的路程。如今现实还原了想象。没有什么不可能。
        凌晨继续熬夜。即便慢工磨蹭不出细活,但心里也算是略微感到踏实。睡眠不佳梦境平凡却不深刻,醒醒睡睡半梦半醒,满脑子都是某个名人的生活小事以及挠破脑筋的纠结感。
        27号
        连续几天的匆忙忘记取钱的结果是身上只剩三个铜板,总计三毛钱。于是我带着三毛钱从学校奔向大望路。然后在电视台门口一群观光客的羡慕眼神中跟着小孙姐走进电视台,虽然身上穷的叮当作响只剩三枚铜板,但是故装内部人员的矫情样依旧丝毫不减。后来我对Alvin说,我可能是有史以来走进电视台最穷的一个装逼青年了。中午赶在下午上课前坐地铁回学校。顺路取了钱并在校门口的小坡摊儿买了两个里脊肉,就着温暖的午后红茶边走边吃,到教室后正好上课铃响。
        高老师的危机管理转变成了着装讲解,我实在不解为什么悄无声息的就这么不沾边的过度了。但是还是受益匪浅。我再次觉得一个人的最大魅力在于这个人本身的素养和气质。就像老师说的有的人穿着Gucci拿着LV依旧像菜市场的老农民,而有的人穿着不能再便宜的着装却闪烁着格外优雅的光芒让人肃然起敬。我越来越佩服那种肚子里有知识储备、脑子里充满理性光辉、外表上得体舒服的全方面人才了。所以,要做一个学者但更要做一个质者。
        经不起女生的狂轰乱炸,买了一个让人实在无话可说但是博得她们一直赞扬的手提包。要是Alvin见了肯定会骂的狗血喷头。
     
    电梯上升时
    会议室
    跟特务一样的偷拍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酒后 2012年11月27日
    Well 2010年11月27日
    Busy Working@BTV 2009年11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