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

    2009年11月05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onathan1986-logs/84045915.html

        清晨的阳光在赖床的空隙中慵懒的透过窗棂温暖的铺设开来,睡眼惺忪的跑到浴室然后顷刻间精神焕发。冲了一大杯咖啡满足的吃着好久没有品尝的肉松奶油面包惬意的聆听耳边的豆瓣电台极为应景的播放的Club 8的Mornings,自觉地生活的美好一拥而上的像极了窗外天空簇拥的大片白云。悠闲但是格外踏实和饱满。
        中午和“不在一个圈儿”混的林同学共进午餐,广告人和行政者还是有本质的差异,一个实际大于理论感而一个却是教条胜过实用性。然后跑到林同学推荐的一个校内coffee-book bar里安静的上自习。整个下午的好时光在捧着本书平静释怀的归属感中悄然而逝。这样的踏实让我有种格外满足的幸福感。我越来越怕在毫无意义中浪费了太多本该利用的大段时光。读书欲望再次滚滚而来气势汹涌,只是我时常力不从心,因为太多需要汲取的精神营养需要平静的心和漫长的时间。我承认很多时候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nono来学校拿真题顺便带了两个mazon的肉松面包,我承认这样的用心让我格外感动。我常觉得别人的在意和记起永远是最值得荣幸的礼遇。这比起一顿饕餮或是夸耀奇谈来的更为实在和真切。还有特意带给我听的Damien Rice的《9》。谢谢nono。晚上和吉吉吃了晚饭就直接上地铁跑到前门陪吉吉去看衣服。被吉吉嘲笑拍照审美观实在不敢恭维并不停被吉吉挤兑和讽刺,想打人的冲动无时无刻的都在萌发。在H&M买了一个围脖自我感觉相当良好。
        贝贝申办了一个每月免费打1000分钟的电话业务并毫不犹豫的把我设定其中,导致每天俩儿人都要至少半个小时的night call才会觉得没有亏本而且稳赚。电话打的昏天暗地,打诨搞笑的话题涉及方方面面,昨天谈到中国古代哲学思想,今天不知道还会继续怎样的问题探讨。不过总是处于被动聆听状态的我的确收集了一笑料。就是昨天飙泪聆听燕姿的《木兰情》时,某位大哥特别不屑的说燕姿唱的没有那种大气,然后一本正经的发表自己意见。他是这么说的:“我觉得这个歌的大气感没有被唱出来,要是换成韩磊(注:还不是韩红)那就肯定能表现出来了。”然后自己还解释一下,韩磊就是唱宰相刘罗锅主题曲的那个实力唱将。我当时的状态就是在完全感动涕零的时刻突然吃了一口屎,流着泪想吐。我没有应答,也不屑回复,更不想多费唇舌。然后心里特别镇定的彪了一句特别脏的脏话。然后冲丫特别礼貌的微了一笑。内心笑的都要抽筋儿了。
        这个安静的午后时光本想去自习室潜心研读,但是恼人的科学社会主义论文实在是眼前大雾。我徘徊在复制和自创的两端摇摆不定,决定尽快解决战斗免得夜长梦多,我现在越来越会拖沓任务而不是迫不及待的赶工加班了。其实放慢脚步对于永远慢不下来的我而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情。
        Damien Rice的《9》在CD机里漂亮的呐喊着:“So fuck you, fuck you, fuck you And all that you do……”我是多么想跟着大声附和呢。
    at the coffee-book bar
    正阳门
    《9》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阶段 2013年11月05日
    公关生活 2010年11月05日
    号码牌 2010年11月0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