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秋天别来

    2009年08月22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onathan1986-logs/84046012.html

        清晨好久不见的赖床习惯在这个立秋后的第一场雨季中茁壮萌发。舒服的盖厚被子并习惯的抱着睡枕一直酣睡到看见童的短信息。直觉外加默契感告诉我一定有事情需要吴大仙亲自出场出谋划策聊以安慰。两个小时的长途电话,惊惶,无措,疑惑,小兴奋,还有未知的迷茫和恍若梦游的真实经历。我想自己能做的只是慰藉,安抚,镇定以及给与发自内心的温暖和关怀。由浅入深的分析外加都算懵懂的经验让这场交谈变得像极了两个好孩子的相互学习。其实,一切都云淡风轻,只是我们都习以为常固守的一种坚持在突然间被打破后变得让人手足无措。这只是顺其自然的必然结果。所以担惊受怕的本能反应过后,就让一切归于平静。请务必不要庸人自扰,因为不是庸人也没有纷扰。只是在合适的时间做了适合的事情。仅此而已。童在第一时间想到吴大仙的帮助的确让我倍感欣慰。因为我从未远离,回头便可见。
        贝贝跑到南戴河度假顺便找了当地一位巨牛的塔罗牌算命师占卜一直让自己扑朔迷离的感情前景。并且在还未抵达家门的时候强忍重感冒的侵袭跟我商量去看《气喘吁吁》的首映以及K歌事宜。我将昨晚Fundy传授的治疗感冒的好方法介绍给贝贝以视是否有效。我真的在寻思是否登门拜访以表关心,结果被贝贝说成光说不练嘴把戏。当然我承认那盒麻糖的诱惑力还是不小的。
        不能和贝贝在健身房装腔作势的讨论深奥的哲学和人生问题,我自己开始挥汗如雨的跑步训练。而且在长期不屑的坚持下体力和耐力有十足的长进。虽然汗水还是依旧毫不吝啬的多出别人好几倍,可是至少6000米连走带跑下来依旧力量尚存。我承认,基础太差,耐性奇低。虽然在长期健身后体重依旧稳若泰山但体力有所加强体质有所改善,也算是没有徒劳。
        健身后碰到5年不见的王同学极其母亲,开始享受被夸耀和盛赞的小美好。准备考研的王同学尊称我吴老师并积极听取我的谆谆教诲。在其母狂轰乱炸般的咋咋称赞后我内心不断膨胀的小宇宙迅速壮大,自恋情怀再次勃发壮大,并一度怀疑自己有形容中的那么优秀吗?内心窃喜,猥琐龌龊,外表镇定,理智成熟。在得知同班某同学已经在哈佛继续深造,另外一牛逼女续读北大硕士,还有一后门狂硬的已经在遭受莫拉克袭击的台湾当上了交换生之后,我才觉得自己那点沾粘自喜充其量就是一个自我安慰的假摆设。遭人病诟的自满自缢。但好在我是一个不会固步自封安于现状的停滞者。所以权当这些小自恋是填充美好心情的辅助物。这也未尝不是调节生活的好方式。自娱自乐,乐在其中。
        夜深人静的时候突然听到十年前的《秋天别来》,矫情的感伤如影随形。穿上长衣袖抵御突然骤降的气温。一杯热开水还有静止不动的小日历。妈妈说在家的少爷日子不多了,马上又该开始一个人的精彩了。我突然想到,去年的秋天,前年的,大前年的……那时的人以及风景,消逝的,离别的,静默的,怀念的,以及无言以对的。“秋天别来,秋天别来”,我的秋天,其实,除了我,无人踏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