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年07月16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onathan1986-logs/84046054.html

        间歇性的情绪化在失语症的隐隐作祟中深入浅出的扩张蔓延。我是不懂得控制喜怒哀乐的性情之人,尤其是在百无聊赖却又无所事事的氛围中更显得抓狂和癫痫。整个世界的凝固在我沉闷不语的泛滥低落中杳无声息。不知道你是否有这样的感觉,无从下手只能干巴巴的呆坐在一边满脑子的责备却有力不从心的无可奈何。形神分离。自我分生。
        反复的《相信》,这个时侯也只有她能让我安静下来变得不再锋芒聒噪。我只是厌烦了这样的生活模式却又不愿抽离,困倦的未来种种还未开场似乎就早已知道剧情,这样毫无悬念的演出让人深生乏味。我不想只是一个拼命按照剧本编排而忘我演出的剧中人,我更多的是想自导自演一场就算不叫好不叫座却依旧自我欣赏的舞台剧。被定格的人生尽管目标集中却让人分身乏术只能按图索骥。我承认,在某种程度上,我是不敢面对现实以及自我超越的保守者。纸上谈兵却终究只是束之高阁。
        大家都认为神经病的事情,我要认真对待,因为你们根本不懂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大家都认为理所应当的,我却不屑一顾,因为你们根本不清楚我该做什么。这注定是一场脱俗的自我安慰。我摇摆在超我和本我的虚幻中强颜欢笑。为之努力的满足感以及为其停滞的归属欲媾和在一起发出强烈且深邃的呻吟声。然后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而我要做到的是,一箭双雕的皆大欢。牢骚是自我发泄最有用的嘴舌。麻痹是寻找借口最妥帖的渠道。
        我一边发牢骚,一边麻痹自己。其实结果远远比过程更重要。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短句一日光 2010年07月16日
    大逃杀 2007年07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