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丽是因为滞留昏迷的倦意

    2009年05月04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onathan1986-logs/84046127.html

        阿三在凌晨睡前时才告诉我第二天约好一起去和朋友见面的安排,意图在于避免过早告知导致我一贯过于重视的习惯而产生负担。早晨十点我和阿三坐在麦当劳的角落里喝着放了三包糖的咖啡谈的津津有味乐此不疲。留学澳洲6年多的安同学比原定的时间晚了半小时才一脸憔悴的姗姗来迟。和安同学两年不见的阿三因为怕冷场才硬拉着我这个并不熟悉的局外人去添油加醋调节气氛。好在原本以为会冷场的尴尬在三个人渐入佳境的谈笑风生中顺利避免。
        话题琐碎却还算流畅,毕竟长久的缺乏交流加之生活环境的迥异不可能像彼此契合的老友一般毫无沟壑。临近中午的午餐地点在再三争议后决定打车到峨眉小镇享受安静清幽的就餐氛围。点的过量的饭菜吃的完全没有艰苦朴素戒奢从简的好习惯。不停续杯加瓶的啤酒在频频入肚后酒精也开始暗地作祟。话语锋芒妙语连珠。硕大的餐厅最后只剩下我们三个人撞着酒杯滔滔不绝。
        在附近的一家ktv矜持的唱了不到一个小时便草草收场。我发现之前的主打歌完全可以在以后用《心跳》和《右手边》代替。只是每次k歌的时候再也没有去年的这个时侯彻夜在东方明珠疯狂的尽性了。我想起当时唱着《精武门》全场昏暗后一大群女生手舞足蹈的疯癫狂躁的忘我景象。或许一辈子都不会有了。每当想到这些我都鼻子发酸。我承认我又在不合适宜的追忆往昔了。
        然后散场,各自回家,后会有期。美丽是因为滞留昏迷的倦意。我决定好好的继续回归宅男的幸福生活。
     

    这个卫生间的布局是我最喜欢的四面环镜。我再次被鄙夷闷骚的背后故装清纯。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And so on 2010年05月0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