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某种结束,在去往别处的生活中。

    2009年04月13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onathan1986-logs/84046145.html

        我矫情的习以为常再次在阴天的午后变得一发不可收拾。我说这是养成的自然反应,就像下雨天撑起伞。莫文蔚的慢板情歌应和着阴天的沉重相得益彰,这是我最喜欢的氛围。我笑了笑说,这个女人的魅力或许就在于她可以在一片纷繁的假象中轻而易举的拨开一切的故作虚荣一针见血的瓦解掉你内心最真实的痛楚。
        突然转换节奏的生活步调因为突如其来的事前准备而变的零散却又忙碌。支离破碎,粘连蔓延。沉溺已久的慢步调明显在忽然加速后疲于奔命般的残喘用力。我失眠多梦的老毛病似乎又在压力的现实和无知的未来中慢慢显现。我尽量宽慰自己,其实一切都好,这场华丽的冒险最终的某种结束一定会如期而至。无论是否预料之中,早早晚晚,高高低低,你躲不掉。
        浓浓的铁观音,大片的茶叶舒展开来散发出浓郁的茶香是我最喜欢的甘甜味。尽量避免饮入的咖啡总会在某个特定时段勾起习惯的欲望。吃大量的三黄片压抑似乎有抬头倾向的火气。脸上杞人忧天的痘痘也被茶树精油努力的扼死在懵懂期。开始收拾出大量的衣服考虑如何搭配才可以即出彩又不至于出格。在这样黄昏以后天亮之前的一段时间,或许我该做的就是这样。安静心情然后淡然以对。
        我对理发师说,一定要保守,一定要低调,不烫不短不个性。然后头型不变的认真修理后也觉得恰当好处。用整个下午的时间一个人逛街散步,看到某位著名的主持人,面面相觑后我毫无表情的瞥了一眼转身走掉。屈臣氏里多啦A梦的橡胶吊饰很是可爱,只是我觉得自己这个年龄和性别实在不该再童真一把了,所幸看看罢了。终于买到了新一期的《Hit轻音乐》,封面是胖胖的Duffy,胳膊上还有清晰可见的雀斑。我想起每次《Mercy》的前奏一想起自己都会蠢蠢欲动的情怀以及到副歌部分都情不自禁的大声附和。
        这个城市愈发让我喜爱。耸立的高楼拔地而起,拆除的旧建筑等待换新颜,马路拓宽街道翻整,拆墙透绿建造大面积的街边公园,大型高架桥同时施工……。我不再家丑外扬的对别人说这个尴尬的城市多么无奈的让人不知所措。不坐车,用散步来礼遇这个日新月异的大城市,似乎别有一番情趣的融入其中。
        鸡零狗碎的毫无章法的杂言碎语后我只想说,这场旷日持久的冒险终究是要结束了。高潮过去剩下了这些天要完美收尾的关键阶段。我无暇用更多的心绪和热情来顾及那些与之无关的是是非非。离开半个月的时间,在去往别处的生活中用来完成一种等待已久的结束。告别,向你,向我,向那些大段大段流过泪痛过心的过往。重拾朝华,在7-11,在那个地铁出口,在不打样的小超市,在再熟悉不过的地铁站。尽管物是人非却依旧虔诚的大步向前,因为夹杂了太多喜怒哀乐的日日月月就将在另一个地方宣告结束,然后又在同样的地点宣告某种开始。
        Without you I can't live on hope along.But without HOPE,life is not worth living.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The coming restless spring 2010年04月13日
    明天晴天 2006年04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