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re you somebody,somewhere?

    2009年02月03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onathan1986-logs/84046210.html

        童说楼下的炮声此起彼伏震耳欲聋,我极力想像厦门的夜晚还有二层楼里发出的微弱灯光。厦门的2月天像极了天津初夏微凉和闷热的交织缠绕。这会让我们轻而易举的想起那段曾经走过的青葱岁月。童说:“吴老师,其实,不管我认识多少新的人们。我却都找不到和您一样的默契和妥帖,所以真可贵。”我微笑。这样夹杂了明媚着矜持的默契感是我不用多说就能心照不宣的熟悉和安慰。
        “这个夏天之前,我要把这些照片里的你,都拿下来。因为太多了,这个照片墙,有一半左右是你……您完全可以夸我懂事了哈。”
        我想象一个蘑菇头在电脑前捧着干净的玻璃杯一坐就是一天的安静无事。还有熬到困意盎然后安静的睡去时不用想想明天会怎样的平静。
        陌生的朋友将我的日志从头到尾翻阅后说这会让他考虑是否要寻找一种平和与安静。这样很好,我希望自己在滔滔不绝的咬文嚼字后能给看到的人留下些什么,尽管我不曾带给他们什么。或者,我固执拿捏的刻意变成习惯后也就无谓得或失的不平衡。总之,有人认真走进你的世界阅读你的过往,那何尝不是种如同老朋友坐在一起回忆往昔的幸福呢?
        紧张备战雅思的贝贝煲了一下午电话就当做出去喝下午茶的消磨时光。她说接触了社会上各色各样的人们才知道还在上学的我们是多么纯洁和稚气。在她说完是多么多么珍惜我们之间青梅竹马般美好纯净不夹杂任何杂质的友情后,我用刻意的微笑掩饰了喉咙突然的哽咽。我想起那年夏天我们坐在空旷的看台上泪流满面的青春诗还有密密麻麻的传条本。无论怎样,金不换。
        宏宏短暂的假期宣告结束后踏上开往北京的列车准备开始全新生活前的最后准备。我想象几个月后法国的某座城市里一个活泼可爱的孩子开始自己选择的新生活,有怀念、有不舍、有想念后的泪水,但我相信更有坚定力量支持的一路走到底。我会等你回来再去一起吃那个老北京的盖饭,只是不知道那个害羞矜持表情暧昧的服务员是否依旧会在说完见后提醒带好东西。该流逝的无法定格保留,而注定会留下的美好总会绕圈后回到原点。
        困意像阴晴不定的天气,转瞬即逝后又肆意侵袭。我格外珍惜夜晚大片大片的时光被无所事事浪费掉后的快感和窃喜。我说我的生活尚无定所所以只能漫无目的的享受不去考虑未来的真实和触手可及的幸福。这样也好。下好的电影囤积在电脑里不曾播放,计划听的专辑和原本要写的乐评也无声流产。我也发现,盯着屏幕发呆的时间越来越长,手指动弹的机会就越来越少,我也就越来越确定我又在犯傻。朋友推荐的苏慧伦好几年前的老专辑听得别有味道。这样怀旧的色彩在周边的他和她们间不约而同的蔓延开来。
        始终即将指向三点的时刻耳边流泻的是《Brokeback Mountain》的原声音乐。我想到电影最后的片段,Ennis把两件衬衣重新挂起,换一种方式套上,旁边贴着Brokeback Mountain的明信片。那一刻,我终于没能忍住泪如雨下。Emmylou Harris的《A love that will never grow old》反复在耳边环绕。凌晨三点。晚安,或者,早安。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