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月末的闷热蒸发即将离别的泪水

    2008年05月26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onathan1986-logs/84046304.html

        再一次的从一个城市跑到另一个城市,虽然短短的一小时车程可我总感觉似乎换了一个世界变了一个梦想。这个将我四年大学时光逗留的城市依旧让我极度反感,可是却不知为何多了些从未有过的包容感。我想如果有一天真的离开这个城市我一定会想念这里的一切,不是怀念别的,而仅仅是怀念我最美好的青葱岁月在这个城市里留下的并不明显的烙印。

        五月的末梢开始恼人的桑拿天,在大汗淋漓的潮闷难耐后我尽量压抑聒噪的自然反应。其实心外无物后也就没有了习以为常的烦躁不安。还是空荡的地铁站,K字打头的空调车,到处拆建的街道,熟悉的小吃店,我似乎离开很久可却又分明未曾远离。

        变幻莫测的论文被顺利抓到实质快速击破,但是不到最后一刻的成稿依旧等待临危受命的无可奈何。学校的冷清似乎酝酿着6月离别的轰轰烈烈依依不舍。我像个无业游民穿着人字拖鞋和大汗衫在校园里漫无目的的溜达闲逛。只是嘴和肚子从来没有停止运动,前者不停咀嚼而后者被动的消化直到运转过渡出现不良反应为止我才明白嗜食症再次偷袭。排球场的呐喊声让我和童都望梅止渴的追忆似水年华的曾经辉煌。据说这个学院曾经想请我当外援鼎力相助后,我矜持外露的大大骄傲再次一发不可收拾的彰显无遗。只是我开始怀疑曾经又跳又扣的“小王子”如今体型横向发展,体力下行延伸后能不能延续昔日小辉煌。其实我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是多么自豪呢。

        肚子在海纳百川后果不其然的开始不良反应。其实后来我才知道女巫店把这周的白羊座列在末尾说身体不稳容易生病。看来正中下怀。我再次有些郁闷的开始怀疑为什么又一次命中。好在及时到校医院后服下一脸臭相牛逼高傲的女医生开出的35毛钱的药片后肚子转危为安。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克制在克制,不能重蹈覆辙。

        饭卡的两块钱一直没有削减,云南米线、饺子馆、碰碰凉、沙县小吃……几乎所有的非食堂都吃个遍。两瓶啤酒过后我开始怀疑自己的酒量是否大不如前,因为微醺醉意突然袭来。我看着晚霞,听着草坪上的欢笑声,还有一旁啜泣的童。我没有哭,因为我想汹涌的6月泪水一定会自动决堤。我们都不哭,好吗?


    女巫店说:

    白羊座继续稳步上升的一周。雨过天晴,曙光乍现。在混乱的局势当中,顺利挑起大梁,事业低调出击,在关键时刻火力全开,让竞争对手防不胜防。可惜对情势判断却有些武断主观,易与官僚权威或决策高层意见冲突,竞争优势下滑。身体不稳,容易生病。

    爱情是期待着未来的期待。

    Image(1961)Image(1964)Image(1965)Image(1966)Image(1968)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如果芸知道 2013年05月26日
    短途旅行 2012年05月26日
    The Shape of A Broken Heart 2011年05月26日
    当我们开始去旅行 2009年05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