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t's time to die and I can fly

    2008年02月20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onathan1986-logs/84046399.html

        气温一下子飙升到了10度以上,这个北方的冬末开始有初春的气息。原本打算和贝贝再次早晨跑到ktv吼一上午结果包厢订满干脆放弃,冒充大款的穷人大多都是我们这样。开始在街上散步,吃冰糖葫芦,看到超长的公车不顾一切的狂呼拿出相机狂拍。进城的农村人大凡都是这样的让人汗颜。看到外国人的我们距离老远就故意用不地道的乡下的口音开始英语对话。或者大声对某些打扮的貌似周笔畅却不伦不类的无知少女们指指点点。必胜客的自助沙拉一定要盛的满满当当的够本才行,以至于吃到最后pizza剩了一角而沙拉一半没有吃,有种看到沙拉就恶吐的冲动。Latte不加糖。还有一杯温开水。商场的J&J又开始打折大甩卖,臭大街了就让人觉得俗不可耐。可我还是跑去挑来挑去。只是口袋分明连买纽扣的钱都没有。
       小E的工作问题终于有了眉目,是件多么值得让人庆贺的事情。我买了王菲的旧唱片准备利用这个假期倾听经典。可是我还是无论如何喜欢不上那些貌似比约克的鬼魅。难道我是个冒牌的音乐爱好者?好几天没有看电影,安妮宝贝的书还是一页没有翻。打开电脑感觉无所事事的空洞和无聊。sp貌似又在出问题。Shit,老子的忍耐力再次突破底线。
       心情一下子就变坏了,在这样无所事事的等待和未知中我开始抓狂的烦躁。太过孩子气的小脾气和坏情绪占据心情的每个角落。用小猫的话说我的更年期又到了。想骂人,fuck the fucking life,shit!然后我觉得特2的笑了。不能想象一个从来不带脏话的人如果真的骂出这样的话该是多么不伦不类。
        张悬的《outro》里唱道:“当大家都觉得你已经可以安于一种旁人都可能够开始祝福期待你的时候,如果你还像我一样,试图破坏自己,就可以真的了解那种喜悦”
    .这是西长安街延长线上的南礼士路十字路口,图中一直向前是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