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嘉年

    2008年02月07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onathan1986-logs/84046409.html

       这个名字像极了安妮宝贝笔下那些流淌着安静却狂烈的血液的男子,我喜欢你给我起的这个名字。嘉年。
       还是在年三十儿的晚上坐在电视前用一颗极度平和的心看了春节晚会,不错不错。好。只是很多时候我被做作的编排吓出鸡皮疙瘩。
       手机依旧收到让我极度鄙视的千篇一论的短信,倘若收到的信息里面有发信息人的名字和我的名字,我会格外亲切对待认真回复。其它的勉强微笑,毕竟我也不知道是谁发的。
       年三十儿的晚上我听到外面的炮仗声,幻想自己置身于伊拉克或者阿富汗,心情格外忐忑,所以昼夜未眠。早晨六点起来去给姥姥烧纸,我至今依旧清晰的记得这个最爱我的人无私真挚的微笑。姥姥,过年好。
       拜年的人走家串户的格外喜庆,我不知道是故作欣喜还是的确乐得合不拢嘴。我关上屋门,把耳机调到大声开始半梦半醒的漂浮。因为昨晚在战乱中自我陶醉的失眠了,困得很。
       在边写日志边听歌,静茹的《恋爱的力量》,我最喜欢的精选集。除了感动还有就是慢慢肆溢开来的回忆。闲适的下午茶,还有阳光透出窗帘的淡淡温暖。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起了毛球 2009年02月07日
    谢谢贝贝同学 2006年02月0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