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想念

    2008年02月05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onathan1986-logs/84046412.html

       酒精在凌晨两点开始渐渐消散,神志变得格外清醒,只是胃中依旧翻滚着几小时前灌进的白酒的芬香,让我恶心并不停的打嗝。开始睁着眼睛看屋里的漆黑一片然后看手机收到两条来不及回复的短信,一条是翔深夜的英文求助,一条是童让我突然流泪的想念。收到的时间是11点,我那时正在卫生间吐的似乎整个胃都要倾泻而出,我现在还是很想吐,只是除了酒精没有东西可翻滚作祟。第一次喝到这样的程度,可是我从始至终神志清醒。
        只是突然开始想念,大片大片的回忆占据了整个漆黑的深夜。我似乎依旧觉得明早要早起然后到食堂买一成不变的煎饼还有豆浆带到五楼的小花园开始毫无悬念的坚实和亢奋。有大叔,有模特儿,有金莎妹,有被夹男,有右手边的你,还有你左手的那个坚定的榜样。我给童回短信说我依旧非常想念一起吃炒面,每天消耗在一起的那些坚实却快乐的时光,只是我至今觉得那些都是梦。童说她似乎有预感的拿起静音的手机看到我的短信,然后她说:“其实我一直蓄谋轻轻抱抱你……我忍不住鼻子发酸,好像我们都从未远离……”我微笑,那些大大的回忆清晰而美好的映入眼帘。
       我又开始吐了,恶心,酒精似乎开始作最后的挣扎。时间是凌晨三点钟……
    Image(1676)Image(1671)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