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做秀

    2006年11月09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onathan1986-logs/84046580.html

       匆忙的日子在学校评估的阶段显得刻意而又做作,我向来对于这种装模作样的假象深感痛觉,但是习以为常也就平静的接受了。每天清晨六点半就起床然后跑到操场故作社会主义好学生的一个班集体跑步,以给专家造成热爱运动的假象,然后在七点半就早早吃完饭,在拥挤的食堂每个人都疲惫的排长队然后在人群涌动的拥挤中寻找落脚吃饭的地方。平时此刻寥寥无几的空间变得异常烦闷。这当然也是给专家做的秀以昭示我们是如何的抓紧时间,在距离上课还有近一个小时的时候就匆忙吃完饭直奔教室去自习。晚上十点之前不允许回宿舍,除了在自习室没有别的地方允许出没,所以硕大的校园显得格外冷清和寂寥,我总觉得学校这场秀做的有点太过了,什么事情过犹不及,这种假象让我时常疑惑是不是比起北大清华的学生我们更有拼搏吃苦的精神?

    不过我知道下周专家一走,评估结束后,我们的生活又将恢复原状,无比的“堕落”和“腐朽”,用我们老师的话说就是这个星期无论如何也要坚持,就算再苦也要挺住,过了这周随便怎么自由都可以,解放的日子不远了。我听得这叫一无奈。

       我时常觉得这个社会充斥着无数的“做秀”行为,开始变得非比一般的做作和不自然。我愤世嫉俗的品性开始遭遇现实的冲击,然后变的棱角全无,继而全盘接受。所以我经常说人还是虚伪的好。前些日子看到无数的做秀节目,看得我这叫一无奈,主持人假惺惺的恭维和扭捏,选手白痴般的挥霍热情,然后在适当的时候挥洒眼泪以赚取电视机前甘愿充当白痴们的短信票数,我经常看着屏幕下方的人气短信票数汗颜,这时代还真有人充当“做秀”的白痴,在看着台下比死了妈还伤心的“粉丝”,我这心跌宕起伏。丫们还真把土豆当成马铃薯了。也难怪这秀做的扣人心弦,愿者上钩,智者自清。看你是白痴还是局外人。

    我想到餐桌上的觥筹交错中虚伪的话语恭敬的表情外带丑陋的内心。我向来忍受不住酒场上互相的“山盟海誓”般的“狼狈为奸”,但是看多了也就欣然接受了,因为需要的就是虚伪和假象,恭维的艺术有时在彼此交流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你不会圆滑就不会得到得到赏识和器重,你不会故弄玄虚就不能事半功倍,所以做秀也是一门艺术。在这个浮华的年代茁壮成长,势如破竹,不会的人终究忍气吞声,感喟不公。

    所以我开始在适当的时候学会虚伪和假装,言不由衷抑或心口不一,说的对方这叫一乐,而我内心这叫一骂。只不过把猪说的可爱,丫就真以为自己成麦兜了!我觉得自己真孙子,但是这叫艺术,这叫手段,这叫技巧。21世纪什么最珍贵?人才啊。我一直以为不会逢场作戏的人称不上人才,人才是会左右逢源的统筹全局已达到自己的目的,无论美好还是丑陋。

       所以我们都要为成为人才而努力,当然什么事情过犹不及。

       还是那句我经常告诉自己的话:“努力改变你所不能适应的,否则就努力适应你所不能改变的。”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座右铭 2010年11月09日
    我是认真的 2009年11月09日

    评论



  •  

    根据达老先生的进化论,所有已经灭绝的物种都是被环境所选择抛弃的,因为他们无法适应。即使留下来,也要根据环境而有所改变。“努力改变你所不能适应的,否则就努力适应你所不能改变的。”,赞同。其实,有时同流合污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做秀者也有做秀者的痛苦。当我不再看着“特别,8+1”等节目发笑时,我知道,这些在我心中已经沦为垃圾。做秀也是一种技能,人在这个社会上存活的技能。重要的是保存原本的质地,别把心也腐化掉。祝喜乐 “ )

     
  • 来看你了,听说北方的天气很冷,真的嘛?现在是凌晨43分,我还穿着短袖想说要不要开风扇...

    看来你最近确实很“充实”,我最近都在听陈老师的《华丽的冒险》,我总是很迟钝,现在才发现这张唱片很好听,当然是因为今年出彩的唱片很少...你说的《女爵》我还没听呢...

    现在听《逛街》,还是很喜欢...
  • 我总是会做很多的梦,醒来觉得很累!~

    哪里都在作秀,我们只能忍受!今天我早早起床,去学校参加活动,完全作秀!结果在我匆匆出门前,电话告诉我不用去了!我当时……

    对于我们,只能将作秀进行到底,成为人才!关于朋友,对于我,希望你没有虚伪和假装!
  •       我偶尔也看别人给你的留言。他们有那么多的话和你说,我是不是需要反省而你是不是也有这样的感觉?现实和网络,到底哪一岸更近距离?这样的比较是不是会让你发笑觉得我一如既往地太敏感爱计较?...我习惯性地对别人有要求,而在下一秒又忍不住反省。距离太近是不是真的不是好事?她们说的距离产生美到底是废话还是真有深意?...

          窗外小雨,阴沉,这样的天气让我不想说话,一下课就急速往图书馆。一路上的人们裹着大衣还有围巾绒帽,所有御寒衣物悉数上场。只有我,依然穿着不合时宜的帆布鞋,一个人一个世界,心里一直有看吧这就是北方这就是北方可怕的寒冷的认知。今天打了三个喷嚏,应该是快感冒了,我很擅长把它扼死在萌芽状态,所以,不担心。最后一天为这场巨大的秀做一个安分守己的剧中人,对于睡眠我已经迫不及待,我的带有婴儿油香气的绿棉被以及幼稚的卡通热水袋,我恨不能一刻都不离开。

          BQ内页你那些信手涂鸦:热咖啡,沙拉酱和甜苹果,杨乃文的《给我幸福》,卓文萱和其他歌者的专辑,诗人和小神童的八卦......还有封面上你在周杰伦T恤上挥就的潦草签名,事实上我对于笔划依然有疑惑,却又担心问出口被你笑话我的缺乏慧眼...看着看着就忍不住傻笑,这些意象全都成了一张孩子气的无辜笑脸。

          我看直子的《一个人住第五年》,这种自言自语的漫画在日本早已司空见惯,可是那样一个女孩子果然还是有趣,她会在半夜突然醒来想要摆布房间陈设,最终还是白费力气,在第二天又大费周章恢复原状,我在课上忍不住前俯后仰,引来小薛疑惑的目光,还好下一刻他没有又开始自问自答...还好还好,吓出一身汗...

          图书馆的二楼大厅依然站满等待的人们,而这一回终于是我坐在屋里看他们。你在宿舍听广播,还有热的茶,是不是还有苹果和番茄自制的沙拉,自得其乐?有一点冗长的留言,慢慢看...
  • 终于申了个邮箱,MSN可真是封闭!

    努力改变你所不能适应的,否则就努力适应你所不能改变的。说得很好啊,咱们处境差不多,我知道你的想法。这个世界本就是个“做秀”的产物,每个人都带着面具去生活,虚伪和功利充斥着身边的一切,但现实就是这个样子,没办法的,包括你和我恐怕也是如此。时常我们其实也身不由己,明明讨厌却得硬着头皮说它好。

    看到你给我的留言了,我和你一样,只有自己一个人独处时,才能把这个世界看得更清楚。那是一种感觉,回归自我。             

                                                                   雄飞
  • 做秀的艺术是我们都要学会的必须和必然。身不由己的我们是不是应该接受一切?无论怎样只要还有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就好,这不需要伪装和假象。

    看你的文章懂了很多,谢谢
  • 这篇文章很好  很好  很现实  但又不无奈

     
  •       我在上完一整天的课后筋疲力尽,转两趟公车回学校。应付一大堆的洗涤任务,头一碰到枕头就失去知觉。

          这个美好的周末,我睡觉睡到自然醒,幼稚的卡通热水袋还有带有婴儿油香气的绿格子大棉被把我包裹其中,日光灯已经亮了近五个小时,窗帘半拉,空气里有些微凉意,T躺在床上变换姿势唱快歌慢歌,我试图阻止最后失败便由着她。这样只属于我和她的周末已经很久没有...所以其实疯狂犯傻也是一种快乐~

          偷得浮生半日闲。我觉得自己好像穿越时空当隐士弃官回家在南山下品菊花茶,哈哈,这样的想象力我自己都佩服。些许回暖,好心情。希望你也一样~

          ....

         

          以下是我和某黄同学的对话,实在忍不住笑...

         

          我:你毕业后有什么打算?

          黄:你看我长得像研究生吗?

          我:.......

          我:那你不研究生,可以研究点别的。

          黄:...我想玩。

          我:.......

          黄:我整天做梦都想中彩票。

          我:这种没有营养的梦....其实我也做,我还梦想嫁入豪门呢~我就可以不工作天天大吃大喝只穿PRADA,GUCCI,MIUMIU,LV....

          黄:......豪门....

          黄:豪门才不会喜欢你这种穿帆布鞋的....

         

          自尊心严重受损....春秋大梦破灭...但我依然坚信!豪门也是会偶尔换口味的吧?!...嗯嗯嗯应该是这样没错...
  • 我第一次听到:把土豆当成马铃薯  

    这个是什么意思?

    我怎么看了我就想笑.

    >>>>>>>

    下午我们在校园里写生

    太久没动笔了

    速写一塌糊涂

    我同学过来看了一下

    对我说:画这样 你抓紧时间收拾包袱回家吧.

    郁闷.画得不好也被歧视.哈哈

    。。。

    你要坚持住 解放的日子快来了。

    都成了愤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