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么说

    2010年12月08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onathan1986-logs/87567284.html

          结束实习的日子依旧有着零零散散的小事情让人总会心里惦记着生怕遗忘了一些看似不重要却举足轻重的安排。我越来越觉得我记性实在是差到极点,所以记事本便贴纸成了不可缺少的提醒物。如何在一件件事情堆叠的时候处理的井井有条忙而不乱,这是我接下来必须要学会的一种技能。

          手指慢慢复原,只是我总还是不听话的时常接触大量的水导致难以愈合。嘴里的牙龈肿痛起来,我才发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吃过水果和大量的蔬菜了。脸上的皮肤开始偶尔彰显出显眼的小豆豆,这是身体状况的直接反映。我不知道这样的生活状态是不是自己一直想要的,但是至少我觉得这段时间自己是快乐的。尽管不会延续长久,但是短暂便知足。

          申请三好生和奖学金的事宜终于在两天的时间内宣告结束。接传真、打印材料、复印证明、导师签字,虽然我对结果并不抱有希望,但是就凭借导师铿锵有力的那句你一定要争取,我也要积极应对。我承认有很多时候我总是把一些需要风起云涌的事情看的格外云淡风轻。去系里递资料的时候碰到了好久不见的王老师,失忆症让我竟然一下子忘记了她的姓氏,好在及时的遮掩没有让我显得格外尴尬。就工作问题谈了许久,我喜欢听从能从高瞻远瞩的角度去看问题的人。陪着May跑到研究生院盖章,一路上谈天侃地的畅所欲言让好久没有大笑的嘴巴有些脱臼的倾向。May马上就要去加拿大了,我其实多少还是会怀念一起每天挤早班地铁的那段日子。“我们都在寻找一个能陪自己走下一段路程的那个人”。阿三跟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充满不屑,可是慢慢的我觉得这话说的真是靠谱。

          师弟师妹约我和May下午一起去K歌,导师一再提醒要保持好同门的协调关系,所以我和May爽快的答应前行。明天晚上VIP部门的庆功宴还要开嗓飙歌,正好算是提前演练。其实对于我这样根本没有任何K歌实力的人来说,这些准备都是多余。晚上爸爸要来家里帮我收拾家务添置新家电,昨天和S谈起长辈的时候都会觉得人越是成熟长大就越坚信一个道理,父母是你最值得停泊的港湾。我爸爸对我说,你别管我,该玩就去玩,该忙事情就去忙,我在家能自己做饭吃。说实话,听到这些话,我还是多少有种心酸感。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