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在哪里?

    2011年01月02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onathan1986-logs/95881512.html

          其实我最想念和担心的是北京家里那两只小乌龟是否在我离开之后无人照料的这几天依旧活的充满生机。我走之前换了水喂了食,这已经是我离开的第四天。我担心它们的水干了或者饥饿了。还担心那几盆陪我走过风风雨雨的无名花是否变得干涸和捶败。家里的被子依旧凌乱的散在大床上,窗帘没有拉合,厨房的电冰箱也没有关闭,几袋没吃的水饺在零下18度的储藏箱里冰冻。我才发现,当你有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归属地后,总会产生一种莫名的怀恋和想念。

          在家这几天的生活依旧慢条斯理的像是一幕没有高潮的肥皂剧。吃喝拉撒睡,每一样都超标负荷着。安于现状却又觉得会是惊鸿一瞥的安逸片段。各大星座运势统一认为2011年是白羊座的好运年,会有重大的变化和无可预料的改变。所以我多少还是憧憬了一种未知的期待。而我对于自己过山车一样的生活从来不置可否的全盘接受。缓行后一定是骤急的加速度,这,我习以为常。

          下午和贝贝走了很长的路,散步到了万象天成。我再次觉得老朋友的见面总是一种乐在其中的享受过程。你说的话我懂,而我的问题你有解,再加上彼此毫不掩饰的本质展露,卸掉伪装的自然流露是一种难得的彼此交流。回忆有的时候是最值得珍惜的宝藏。即便是坐在喧嚣的KFC里喝杯奶茶和咖啡也是心静平和的好感觉。背景音乐是“Hey Soul Sister”,贝贝说这是今天日志的题目。即使什么都变了,金不换的老友情谊依旧刻骨铭心。

          现在耳边播放的是梁文音的第一张专辑,我笑了笑,这让我轻而易举的想起了两年前的冬天,我穿着厚重的羽绒服,反反复复的听着这张唱片,走在下雪的北大校园里,看着结了冰的未名湖,呼出一层层白色的哈气。日复一日,那时的我不知道未来会怎样,我也不知道自己的坚持是否值得。我只是每天都在一种坚忍的状态下告诉自己,昊昊你要坚持。然后在每天晚上走回家的路上跟着梁文音唱“最幸福的事”。

          我一定要在今年下雪的时候再到北大走一圈。那个让人佩服的,坚定坚强的,耐得住寂寞的我还在那里吗?还是只在那里了?有时候记忆也是一种负荷。而记忆中那个我爱的自己,又在哪里?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Happy,New Year 2010年01月0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