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要幸福啊

    2011年01月04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onathan1986-logs/96700564.html

          其实昨天晚上我辗转反侧的失眠了很久,说不清的一种眷恋和不舍从未有过的让自己觉得流连。原来总会向往外面飞走的冲动随着年龄的成熟变得退缩和缱绻。家永远是一个让自己避风的港口,睁着双眼看着漆黑一片的小屋,隐约听到父亲在隔壁房间震耳的呼噜声,妈妈起夜小心翼翼的倒了杯水喝。我突然觉得很感动,说不出来的一种岁月静好的难得温存。我越来越觉得平淡就是福,生活原本就应该如此。

          在火车上足足睡了整个路程的两个小时。到了西站箭步如飞的坐上公车换乘地铁迅速的回到学校。头脑发晕,我只有一个归心似箭的回家驱使感。路过学校去吃了二食堂的板栗烧小鸡盖饭,要了杯速溶咖啡,大妈依旧宏厚的声音让我觉得格外亲切。回家的路上去蛋糕房买了一些甜点和两袋牛奶。打开家门的那一刻我能感觉归属感的幸福。

          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收拾家务,彻底的扫除和清洗。蔡淳佳的《等一个晴天》从头到尾的唱了一整遍。平平淡淡安安静静丝丝入理句句动情,我喜欢漫不经心却又让心绪泛起涟漪的听这样安静的声音。没有突兀的盲目也没有刻意的使然,就那么干净和透彻。我可以很大声的附和,在这个属于我的小家里,无拘无束,尽管只是一个人的回声缭绕,却也不觉得寂寞单薄。

          Peter在上海机场发短信责备我为什么不主动在手机丢了后想方设法的恢复联系。我摇着头微微的笑了出来。我想吃六千馆的大骨头了,有的时候突然勾起的欲望总会变成一种极度的奢求。丢掉的电话号码依旧没有搜寻齐全,我现在越来越被动的去等待一些事情而缺乏以前主观的能动性。我不知道是不是人越是长大就越容易缺失年轻时的那些棱角。

          晚上自己煮了速冻水饺吃的肚子圆鼓,格外满足。看了《得闲炒饭》,并不如想象的那么精彩,许鞍华的这次炒饭远不如之前的天水围来的更让人解馋。反而是再次复出的周慧敏真的又一次让我惊艳了一番。岁月有的时候会带给一种经历过后的气质和气度。但很少有人能够拥有这样的福分。

          安静的夜晚面对自己的时候总会觉得是一种自我检讨和自我交流的好契机。对于现在这样的生活我一直在格外珍惜,无论是挥霍还是享受,无论是度日如年还是分秒必争,我都觉得是人生绝无仅有的一种难得的过渡阶段。我并非坐享其成的守株待兔,也不是安于现状的不思进取,只不过我觉得这个期限即将结束,所以总会用种坦荡的心情去面对看似透明的单调空洞。过期,不侯,这个道理我比谁都明白。

          尽管我知道自己总是缺乏执行力而重视规划性,但还是必须要对春节前的这段时光做一个安排和规制。我开始用《GQ》12月份随看赠送的那本日记薄记录每天的点滴心情,一句话一段字或者仅仅两三词,我想这样每天记录的习惯是在2011年底留给自己最好的年终礼物。话不多说,我需要做什么其实心里都明白,我一直说我会是一个好的军师而并非一个好的战士和将军。这点我比谁都清楚和明白。有的时候人总是要面对自己的漏洞并不断看着这个漏洞向着无底洞的趋势蔓延。某个度到了之后就会戛然而止。

          很喜欢蔡淳佳的一首歌:“你是我最初的信仰要幸福啊,坚持到最后的一秒并不复杂,小时候天不怕地不怕现在怎么啦,长大了人不该变得虚假,回到最初发现自己多么无暇。”

          恩,是的,要幸福啊。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